最原迷妹一只。
脱坑,勿念。
已坑的王最同人文目录:
http://listbyjuan.lofter.com/

【王最】Nibun-no-Ichi(01)

*跟ino一起脑的梗,相信大家看着看着就懂我写啥嗯嘻

*V3中文版9月底出了我狂喜乱舞!!

*原地满血复活!!>>>我的中长篇目录集合【点这边】




01转校生
 
 
 
   
    无眠的夜晚,总能令思绪产生更多纷扰。
    手边整理着各式资料,房间里不时传出书页被翻揭的声音,随着最原终一在脑海里将混乱的线索梳理清晰,他拿着笔开始在记录本上疾写,简单罗列目前所得知的情报。
  
    「喵呜~」
  
    屋外有野猫经过,清脆的叫声把最原从深思中拉回现实,他茫然地看向窗户,夜色中只有月光透照了进来,并没有看见猫的身影。
  
    他重新看向自己的记录本。
  
    “怪盗逃走的时间大约在深夜至黎明之间。”
    “凌晨零点的交班时间,警备人员A君,巡视牢房被怪盗搭话过。”
    “早上八点的交班时间,A与B交班时,皆发现怪盗已不在牢房里。”
    “警备人员靠指纹认证出入牢房办公室。”
    “牢房走廊全程有监视摄像头记录情况,所有监控镜头都没有发现其他可疑人员。”
    “监狱是电子锁,开锁暗号需要警长与监狱长本人认证的同时输入协同密码。”
    “怪盗逃走的监狱留下了他身上的全部衣物。”
    “监狱墙壁的上方有小窗口,但栏杆之间的空隙甚至成年男子的手臂都无法穿过,完好无损。”
  
  
    「凭空消失。」即使千头万绪,都只给他带来了这个结论,世界上真的有如此奇妙的技巧全身而退吗?
  
    「如果有能改变体型的方法,或者完好复原窗台的方法——」
  
    他在胡思乱想什么呢?最原深呼吸,克制自己不可把思路钻进死胡同。
    良久依旧没有任何新的想法,他摸向手边的杯子却喝了个空,原来不知不觉那提神用的浓茶已经喝完,抬眼瞥见墙壁的小钟,凌晨1点40分。
  
    只有桌面的台灯继续安静陪伴着他。
  
  
  
    「……应该有别的地方我没能注意到吧。」
  
    实际上这件事已经连续困扰了最原三天,而且昨天他才从警局回来。
    

    一切只好再次从头梳理。
  
    三天前,连市内的侦探事务所都被调动过来协助警方布置人海围困战术,目的是为了逮捕某个怪盗团伙。
    可惜警方东边的围堵位置意外地出现了突破口,团伙成员成功凭此四散逃逸,只剩下负责殿后的小个子怪盗运气不佳,正好走到最原所守的地方。
    那是一个只有出口的暗巷,那人从高处跃下后中了最原事先放置的小陷阱——满地光滑的广告宣传纸张。
    

    怪盗因此滑倒摔跤了,最原还清楚看见对方面朝下摔倒的,听着那响声都感觉到脸疼。但他没时间想太多,凭着强装的认真气势与怪盗对峙,总算困住对方的脚步大概数分钟,让持枪部队赶了过来。
  
    得知再也无路可退的刹那,戴着面具额头还留着血丝的怪盗朝最原所站立的方向投来捉狭的视线。
  
    他在笑。
  
    「还是第一次被人整得这么惨呢,」他很开心地用电音说道,事后证实这个面具还具有变声器的作用,「我是Mr.D总统,侦探小哥以后可以这样称呼我喔?」
  
    很奇怪他到底怎样发现自己并不是警方的一员,可惜最原的疑问淹没在更多人的声音里。
  
    「明明如果只是你逮捕我的话,会更加乖乖就范的——」走上囚车前Mr.D总统还是不忘跟他搭话,由于最后给他戴上手铐的是矫健的中年警官先生,最原感觉怪盗的语气里透出很强烈的不满及失落感。
  
    很快地,总统发出了就像小孩子的恶作剧被发现、大人对他进行训斥后还会继续调皮捣蛋一样的笑声。
  
    「总之,我们下次有机会再来决一胜负哦?侦探小哥。」
    
  
     最原很肯定自己与这位全国闻名的怪盗团伙头目毫无交集,因为对方表现得过度亲昵的态度还导致了最原也被带去做调查及笔录备案,实在是万分冤枉。
    被警局放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同时还得知Mr.D总统在昨晚深夜越狱,正如前面他所分析的——就像凭空消失一般,没有留下任何关于他逃走方式的线索。
    同时也因为那个牢房仅是临时关押点,警方还没来得及揭开他的真面。
  
    再加上逮捕时正巧赶上有记者进行现场直播,著名的怪盗集团DICE头目的信息迅速公诸于世,他的神秘逃脱更揭起了新一轮的粉丝追捧热潮。最原居然也因为与Mr.D总统的短暂互动而有了自己的网络粉丝,推特也被挖了出来,这两天有许多人给自己的日志进行评论转发及点赞,差点让最原想锁推了事。
  
    不过再烦恼也罢,毕竟即将开学,而且还是寄宿制,这个暑假所经历的各种闹剧大概总算可以消停下来。
  
    解不开的谜题最原还是会心心念念挂在心上,直接导致头一节课他因为走神而没能听见老师对新来转校生的简单介绍。
  
    直到发现有人走到自己跟前的空置座位,最原抬眼正好看向黑板,上面还留着对方写的名字,有一半恰被那人挡住。
  
    暂时只看见“王马”两个字,老师跟同学都看向他们所在的位置,现在算是给转校生熟悉周围环境的小时间,都好奇最原对新同学会有怎样的反应。
  
    「呐,你好哇?」那人说道,见最原看到他后就望向黑板,体贴地察觉自己挡住了全名,新同学只好笑着侧身。
  
    “王马小吉”的名字全部展现在最原眼前。
    黑板上王马同学的书写还在名字后面调皮地加上简单的自画大头,翘起的头发与他本人的几乎一样生动,但他本人却给最原带来莫名的熟悉感,令最原的思维停滞好一会还是没能作出正常的反应。
  
    「你是在发呆吧,看见我的名字产生什么其他联想吗?总之以后多多指教了哟。」
  
    「啊……抱、抱歉,」最原此刻才总算完全回神,脸上带着歉意重新回应对方:「王马君你好,以后多多指教了。」
  
    「最原君,王马君以后会归到你的宿舍,下课后就麻烦你带他到宿舍楼跟其他地方熟悉下。」老师很满意二人的友好交流,直接把带王马熟悉环境的任务也交托给最原,「那么,我们正式开始新学期的第一个课程,请大家翻开书本的第6页,今天我们将开始讲解新知识——」
  
    原本事情都会很顺利进行下去,全班只有最原一个男生单独了一间宿舍,所以新来的转校生归到他宿舍很合理。
    然而下午却下雨了,而准备带王马回宿舍的最原却找不到自己的雨伞,从来没有慌张过的最原变得焦虑起来。
  
    「最原酱,我这边有伞呢,不介意的话咱们一起吧?」王马适时说道,乖巧地撑了起来。
  
    最原看向伞面,发现伞并不算很大,但二人都挺瘦的,心想着挤挤也没关系吧。
  
    结果就算他多么努力往王马的身上靠,雨水还是悄悄顺着伞面浸湿他的背部,回到宿舍楼的时候最原的身后及半边身子都湿了,王马也是这样。
  
    「啊幸好我的内衬是防水结构的呢,脱掉就行了。」王马这样说着,从进去宿舍门后就开始爽快地脱掉外衣,里面的衬衣果然还是非常干爽,一点没有被雨水沾到的痕迹。
  
    「……唔。」最原抱着自己的书包提袋挡在身前,低声回应道。但他之后没有跟王马多说什么,只是急急忙忙打开衣柜,拿出一套替换的衣服迅速跑进洗澡间。
  
    「诶?最原酱你怎么了——」王马好奇地问他,等里面传来水声后最原才开始说话。
  
    「王马君,有什么事等我出来先。」
  
    「好的~」王马欢快地回应道,他坐在自己的床那边放下了行李跟背包。
  
     刚才就是因为这些才把最原的位置霸占,不得不被雨水淋湿身体。
  
    「最原酱,果然很有趣呢。」
  
    王马分开自己的刘海,小心地换下一个止血贴,上面还留着些许血迹,但幸好伤口已经结痂。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65 )

© 卷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