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原迷妹一只。
脱坑,勿念。
已坑的王最同人文目录:
http://listbyjuan.lofter.com/

【狛日】搖籃人生(1)

*狛枝凪斗X日向创,七海戏份很多

*多年前跟朋友合志写的文,黑历史来着,大家莫怪……过了完售半年解禁期,我就来蹭热度辣(X)

*因为那时候本子参的香港弹丸only,所以内容是繁体(合掌)




  理想結局1.沒有隔礙的我們
  



  七海從打盹中醒來,發覺遊戲已經開始了。
  
  初次接觸的第一周目裡,玩家無法調整任何設定,她細細打量著遊戲主人公,非常有趣,她可以直接用語音與他進行獨立的對話交流。
  
  「你好,我是日向創。」遊戲主人公通過界面對七海說道,「請問需要進行基礎的操作說明嗎?」
  
  【不用,我看過說明書知道玩法的……日向君,我叫七海千秋,請多多指教哦。】
  
  「好的,七海。那麼遊戲即將開始,在這裡我的選擇走向就拜託你了。」
  
  看上去恬靜乖巧的七海開始燃起了鬥志,第一周目是整個“搖籃人生”至關重要的一個環節,她認真地留意著遊戲畫面的變化。
  
  【感覺很新奇呢,不過請放心,我會努力打好第一個結局的。】
  
  這款被譽為“史上最高自由度的戀愛養成遊戲”確實不同凡響,出現在她眼前的主人公“日向創”是一所私立高中的新入學學生,隨著遊戲的劇情推進,他的身邊將出現眾多個性鮮明的可攻略角色,而他對玩家的指示都會盡力執行。
  
  【日向君,起床後請疊好被子吧。】剛起床的日向正想直接奔去洗漱,七海下達指示後他立刻很自然地先開始疊被子。
  
  【牙刷要掉地上咯!快接住哦。】正在洗臉的日向迅速拿好差點從杯沿滑到地上的牙刷。
  
  【真可惜,冰箱裡的食材都不是馬上就能熱好帶走的類型,午餐怎麼辦才好?】
  
  「……」
  
  【似乎快遲到了呢,日向君請15分鐘內趕到校門口吧。】
  
  七海滿意地欣賞著他手忙腳亂的模樣,日向準備完畢就飛快地出門往學校的方向走去。
  
  在路上拉遠場景鏡頭就能很好地瞭解周圍環境的詳細情況,這是一個富裕祥和的小鎮,日向創的設定是各方面表現都非常平凡的學生。因為憧憬這所私立名校,他通過家裡關係交納高昂的學費才勉強入學。
  
  經過店鋪街,路上遇到的鄰里街坊紛紛與日向打招呼,日向帶著微笑逐一回應,並收穫了和果子屋大叔贈送的新鮮草餅。
  
  只花了8分鐘就趕到校門口,七海看著他氣吁吁的樣子,不由得關心起來:【日向君沒問題嗎?】
  
  「沒問題,這點程度我還是能辦到的。」與玩家的對話不會在遊戲世界裡被其他人所察覺,好比主人公的腦內思考一般,日向抹掉頸邊的汗珠,對界面外的七海爽朗地笑著。
  
  【嗯,那就好……咦?】就在這時候,距離他數步外的位置有一位瘦高的男生踩到了果皮,誇張地滑了一下,眼看就要摔進身邊的小型噴水池裡——
  
  【快去拉住他,日向君。】
  
  日向飛快地跨步過去捉住對方的手,使勁將其拉離水池位置。
  
  站直後他才發現這人身高跟自己不相伯仲,屬於容貌頗為出眾的類型,蓬鬆的淺色頭髮與臨危不驚的表情令人感覺眼前一亮。
  
  「謝謝你,幫大忙了……不然第一天入學就因為衣服濕透而感冒就真的很不幸呢。」差點就出糗的他友好地對日向伸出右手,「我叫狛枝凪斗,今天在一年1班報到的新生。」
  
  「日向創,這邊一年5班的。」說著,日向禮節性地與狛枝握手,隨即兩人並肩往教學樓方向走去,一路上狛枝對日向似乎非常熱情。
  
  「日向君初中是哪裡?我原本住在相鄰的X市那邊的,家裡有點遠只好在學校附近租屋子暫住了。」
  
  「我以前就讀這邊附近的中學,住的地方也比較近,挺方便的。」兩人來到教學樓,日向一邊與狛枝講話,一邊尋找著自己的鞋櫃。
  
  鞋櫃的分佈沒有明確的指示,見日向暫時還沒找到,狛枝不慌不忙地隨手一指,居然就那樣指出了日向的鞋櫃所在。
  
  「謝謝,狛枝。不過你的鞋櫃呢?我記得是按照班級分配的,你的可能在別的地方。」
  
  聞言,狛枝有些不舍地迅速走到自己那隔了好幾排的位置,日向不由得好笑地對七海說道:「狛枝那傢伙大概第一次出遠門吧,那種生澀的表現真像小孩子呢。」
  
  【大概是日向君給他非常好的印象哦。不要嘲笑他,狛枝君其實不是那麼自來熟的類型……我覺得是這樣的。】
  
  「是嗎?七海好像瞭解過他的設定,知道對方是個怎樣的人不?」
  
  七海略微側頭,似乎在思考著什麼,然後擠出有點嚴肅的表情對日向說道:【日向君很聰明哦,懂得詢問我可攻略角色的情況,不過我才不要告訴你。】
  
  「咦,他也是攻略角色之一嗎?」
  
  【是的,我們已經成功進入狛枝線了哦。】
  
  「等等啊七海?我覺得還是從容易相處的異性那邊下手比較——」
  
  【駁回,剛剛反而提醒了我需要認真去做好角色攻略呢,我對狛枝君印象也不錯,所以日向君你配合我的指示加油吧。】她快速地確定接下來的行動方針,
  
  「不,對方跟我都是男生這點七海你不覺得奇怪嗎?!」
  
  【怎麼會奇怪?愛是無關性別的。話說現在狛枝君在等你了哦,再不跟上去就會一起遲到的。】
  
  狛枝果然在樓梯口的位置等著他。
  
  像這樣帶著目的去接近對方,總覺得會褻瀆那可能建立的友情。
  
  「七海,真的要去攻略狛枝嗎?」
  
  【是的,請日向君走狛枝君的攻略路線。友情向也沒關係,我會尊重你的意志,順其自然的發展似乎會令人更期待呢。】
  
  日向創原本皺著眉的表情,此刻總算緩和下來。
  
  「那麼就圍繞狛枝展開行動,如果七海沒特別的指示我就以自己的方式與他進行溝通。」
  
  【拜託了,我突然覺得有點開心,莫非這就是興奮的心情嗎?】
  
  「抱歉七海,我不太明白你興奮的原因。」日向的嘴角似乎有些微妙地抽搐。
  
  【沒事,日向君快過去吧。】
  
  他快步來到狛枝身邊,兩人隨即往一年級的樓層走去。
  
  狛枝在1班,從樓梯過來只需幾步就到達,日向的班級則在走廊深處。
  
  兩人分別後,日向感覺自己輕鬆了許多。
  
  【怎麼了?】
  
  「大概是有點緊張吧……畢竟要思考怎樣跟他搞好關係,我們不在一個班裡,估計正好碰面交流的機會不多。」
  
  【不,在日向君作出第一步的選擇後就已經踏進狛枝凪斗的路線,所以我們最好去摸索主要事件的觸發時機,大體不需要花心思去製造其他機會的。】
  
  聽完七海的說明,日向略微側頭思考著說道:「……那樣確實節省了不少功夫,但感情這種東西,真的做出幾個選項就能增進嗎?」
  
  【……不愧是智慧型的主人公。狛枝君他們不一樣哦,都只是普通NPC,不會像日向君那樣擁有上帝視角,所有情感回饋都是以好感度數值為判定準則的。】
  
  聽完七海的解釋,日向對自己剛才冒出的想法感到奇怪。
  
  沒錯,一切都以好感度跟事件選擇來確定路線走向,他應該最明白這些的:自己是遊戲的主角,所以必須要完成玩家指定的攻略角色任務。
  
  但在面對狛枝時,其實初次見面自己就被狛枝所吸引。
  
  這種沒辦法不去關注對方的感覺他自己也沒辦法理清,更不知道應該怎樣向七海訴說。
  
  就好像是“命運”那樣,對狛枝凪斗抱有好感是必然的。
  
  日向有些擔憂,該不會是類似雛鳥情節那樣的展開吧……作為主人公的第一周目,就喜歡上第一個出現的可攻略角色。
  
  進入班級後,日向按照老師的指引來到自己的座位,正好靠近窗邊,外面是校園最漂亮的花壇區域,種滿了各色各樣的美麗花朵。
  
  日向若有所思地看著那些盛開得過於繁茂的花朵,花的品種大概有十幾樣以上,打理起來估計會很麻煩吧?
  
  不久後課鈴響起,教室裡的同學逐個站立進行了自我介紹,平和的校園學習生活就這樣開始了。
  
  在日向的視野裡,有一個可以隨時點開的懸空透明浮窗,浮窗的對面就是他的“玩家”七海千秋。從他有意識開始就認同七海的指示是絕對的,而且知道這個世界,包括他自己,皆由七海所掌控。
  
  如此令人恐慌的模式,他居然理所當然地接納了。
  
  溫柔的春風吹進來,日向的思緒短暫地定格到一個陌生又熟悉的畫面裡。
  
  「我相信著七海桑。」
  
  模糊的記憶裡有人這樣說道。
  
  「也相信著你。」
  
  內心好像充滿著無可奈何的情感,自己好像在顧及誰的抉擇,擔心著、憂慮著。
  
  清醒後那場景,湧出的思緒如煙雲一般消散得無跡可尋。
  
  午休時間眨眼就到來,日向路過狛枝的教室,發現狛枝並不在班裡。
  
  【趁主線到來前我們可以自主創造提升好感度的事件哦,現在的時間狛枝君大概在校園的某處享用午餐?日向君先想幾個可能相遇的地點出來,一起分析看看吧。】
  
  「我對學校還不算熟悉……就隨便說幾個好了。」他將可能的地點選項展現在七海面前。
  
  【“天臺”、“花壇長凳”跟“食堂”?】七海認真地思考著,【如果對象是其他人的話,前兩個選項發生浪漫相遇事件的幾率很大,所以我覺得還是選“食堂”比較合理,畢竟狛枝君的設定是個不遵循常理出牌的人。】
  
  日向點頭:「那我們直接去那邊吧。」
  
  於是七海看著主人公來到學園的食堂區域。
  
  在這之前,日向創從學生手冊了解過,他們去食堂的消費餐都會比較貴,但私立學園估計不乏家境富裕的學生。
  
  看見透明玻璃窗內密集的排隊人群後兩人還是吃了一驚,食物的檔次非常高,看上去學生的消費能力比想像中的要好。
  
  【咦……本科食堂?】七海疑惑地發現食堂外面的標語,但日向並沒看見,直接就進入場景。
  
  於是玩家眼前的畫面變成了食堂的內部。
  
  狛枝凪斗正單獨坐在角落的桌子用餐,他的周圍仿佛隔著無形的屏障,即使身處嘈雜的環境仍像游離于人群之外似的。
  
  「好吃嗎?學校食堂的伙食。」日向創剛進入食堂就迅速找到那位元元顯眼的目標,他走到角落,拉開狛枝旁邊的靠椅坐了上去。
  
  狛枝沒有出聲回應,那雙好看的灰色眼睛直直地盯著日向。
  
  看見對方那探究的視線日向也不由得緊張起來,剛剛的行為應該只有非常相熟的朋友才會有吧?一般人這樣不打招呼就直接坐在別人身旁的位置確實顯得有些唐突,他居然下意識就認為這種相處模式是理所當然的。
  
  日向迅速思考著想說點什麼客套話,卻發現狛枝的眼神跟表情逐漸地冰冷了起來。
  
  「其實周圍的空位置還是不少的吧……說起來,身為預科的你為何要來本科的食堂轉悠呢,也為了尋找成為墊腳石的契機嗎?」
  
  「狛、狛枝?」這種陌生的疏離感跟早上的熱情親近簡直天差地別,日向對狛枝投向疑惑驚訝的目光。
  
  「啊,畢竟是預科,沒說得直白點都聽不懂對吧。」狛枝緩緩站起身來,稍微貼近到日向耳邊低聲說道:「你可不可以不要坐在我附近進食呢?最好別再出現在本科的食堂。」
  
  對方的舉動令日向被嚇到了,慌忙中無意識地退後幾步。但狛枝繼續追逼著他,話語與表情也越發微妙起來:「預科的人請在後門出去轉右,那邊才是專門給預科使用的收費食堂,既然花了大額學費站在這裡請還是繼續支付點金錢給校方吧,好方便繼續給精英們提供更好的培育資源哦。」
  
  「……你、你怎能這樣說話,預科在你眼裡是這樣的存在嗎?」
  
  狛枝凪斗靜靜地瞧著日向創,那瞬間他似乎有點迷茫,但馬上像理所當然地展露扭曲的笑容:「不然你以為毫無才能的你們可以做到什麼?那閃耀的希望光輝根本連觸及的可能性都沒有吧?阿勒,日向君你不知道預科就是為了維持本科而設的嗎,現在既然明白了是不是覺得非常榮幸呢?」
  
  周圍逐漸有不少學生被他們的動靜吸引了過來,好奇地圍在一起觀看著二人。
  
  【……】七海看著日向,她的遊戲主人公在一瞬間握緊了拳頭,隨即好像作出了什麼覺悟那樣,用平和的語氣與狛枝繼續對話:
  
  「你居然帶著那樣的有色眼鏡看待預科,老實說真的非常失望,但我不會試圖說服一個對自己有偏見的人,就算直到剛才我還是想與你成為朋友的。」
  
  日向眼裡帶著不服輸的目光,「狛枝,我們一決勝負吧,就用這次的期中測試來比拼。如果我的學級排名比你高的話,請你收回今天對預科的成見。」
  
  狛枝微笑著,嘴角咧開的弧度配合那張好看的臉,帶上些許調侃的嘲諷意味:「我其實非常期待你的希望可以實現哦,日向君。但很可惜,本科跟預科的考試內容是不一樣的,我們之間毫無可比性。」
  
  「什麼……?」
  
  圍觀的學生哄笑了起來,對著日向指指點點。
  
  狛枝冷冷地掃視周圍的人群,笑聲似乎稍微收斂了些,但他們投向日向的眼神裡所包含的輕蔑及漠然還是深深刺痛了七海。
  
  【日向君。】
  
  「我沒事,雖然很丟臉……估計狛枝的路線今天暫時走不通了吧?」日向的意識回應著七海,並迅速離開本科飯堂,就在即將轉移畫面時,七海看見狛枝那微妙的表情。
  
  就好像親手丟棄了自己非常重要的東西那樣。
  
  他依舊繼續經歷著不幸與幸運的交替循環。
  
  開學的時候兩人初次結識,直到上課才分別,在那之後狛枝凪斗以為自己會懷著期待、滿足的心情開展接下來的校園生活。
  
  由於新搬到學校附近不久,他早上整理物件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學生證跟入學手冊遺漏在隔壁鎮的本家了。
  
  加上踩到果皮的不幸,他幸運地換來結識到日向創那樣的人,全身上下充滿著令狛枝感到好奇的舒服氣息。
  
  班裡任何人都洋溢著才華的靈氣,但在他眼裡都沒辦法與日向創相提並論。
  
  不可能有那麼完美的存在。
  
  大概是他對日向創一見鍾情了。
  
  在第一節課間的休息時間裡,他從同班同學的談論中得知從3班開始後面的班級都是“預科”的教室。那些只是普通的高中學生,與他們因為各種各樣特長而入學的1、2班學生不一樣。
  
  繳納昂貴的學費來到著名的私立高中,也是校方近兩年才開展的擴招計畫,目的也是為了更好地培育他們這些被選拔的精英分子。
  
  連“幸運”這種才能都可以作為精英入圍。
  
  狛枝凪斗在數萬名學生資料裡被隨機選中,成為具有“幸運”才能的精英就讀1班,收到入學通知書時簡直哭笑不得。
  
  那時候他非常開心,因為可以結識更多有才能的人們。
  
  普通人根本沒辦法長久呆在他的身邊,表現如此疏離也是不得已的事情——從小他就是這樣習慣的。自己的“幸運”需要“不幸”來抵消,無論親人還是朋友,只要在狛枝的心目中佔有一定分量,總會成為他不幸的抵消物之一。
  
  才能者則不一樣。
  
  小時候他被匪徒綁架,後來成功將他救出的是一位熱心的刑警大叔。那優秀員警的才能總能將莫名出現在身邊的不幸順利化解,也因此機緣巧合成為了他唯一的監護人。雖然是法律上的監護人,但為了盡可能不影響對方,狛枝也很少與之接觸。
  
  他跟各種才能者相處了一段時間,證實了自己的論點。
  
  沒有才能的普通人,即使是自己的親人都不能免於不幸。
  
  如果日向創擁有潛在的才能去化解不幸就好了,但他沒有。
  
  狛枝覺得現在的自己十分可笑,他以後必須繼續努力讓日向討厭自己。
  
  自己喜歡的人討厭著自己,那樣的不幸才可以抵消他遇見並且愛上日向創的巨大幸運。
  
  何等的……絕望。
  
  在那次飯堂的對峙後已經過去一段日子,兩人再也沒有碰見過對方。
  
  阿勒?阿勒阿勒阿勒阿勒阿勒阿勒阿勒阿勒阿勒阿勒阿勒阿勒阿勒……
  
  有什麼地方不對,特別是這天晚上回到自己租住的地方,居然遇到了根本不可能出現在自己屋裡的監護人——他的養父,那個開朗強大的男人就那樣直直地躺在地上,猩紅的血跡濺得到處都是。
  
  狛枝還沒來得及細看,頭上就受到來自後面的重擊,頓時眼前一黑失去知覺。
  
  “才能者都是希望的象徵,希望是絕對的。”
  
  “擁有希望的人,就能跨越他所帶來的厄運。”
  
  這種可笑的論斷此刻總算被推翻瓦解。
  
  才能,只是可能會帶來閃耀的希望罷了。
  
  希望之花將會從絕望的土壤裡茁壯生長。
  
  失去意識的時間並不長,狛枝忍著不適睜開眼,手腳被繩子綁著,面前是一群戴著黑白熊面具的手持棍棒、刀具等武器的青年們。
  
  就在他不遠處躺著的監護人估計已經死了。
  
  只要跟他有密切關聯的人都會遭受不幸,無論是否擁有才能,如此令人絕望的境況他到底會見證出現怎樣的希望?他環視周遭,發現監護人的手邊散落了一個小包裹,裡面居然就是他遺漏在家裡的學生證與入學手冊。
  
  之前自己曾回去一趟都沒有找到,結果現在被監護人找到……這不是偶然,大概全部是他所間接導致的後果。
  
  終於在家裡找到養子一直沒找到的重要證件而急忙送過來,連槍也忘記佩戴。
  
  不幸地被埋伏許久的仇家伺機跟蹤到這邊殘忍殺害了。
  
  這樣想著的狛枝放聲大笑起來,笑得太過投入導致眼角滑下幾滴生理性淚水。
  
  「那小子瘋了嗎?」
  
  「大概吧……畢竟目睹了親人淒慘的被害場面,對方也只是個高中生呢。」
  
  「你們看,剛在臭警官身上找到的這個備忘錄,感覺有點奇怪的樣子……居然有我們殺戮熊組的名字?」有匪徒在養父身上拿出了一本黑色的小筆記本。
  
  「……啊,你們是說那裡面的一排奇怪數字嗎?」狛枝好像突然想起什麼,還是那副帶著笑意的模樣,「大叔跟我講過要在保險櫃裡存放重要的物證,但老是不記得密碼,是我送他的筆記本去記錄的呢。」
  
  身形比較魁梧的人走到跟前,手抓著他的頭髮逼著狛枝對視:「小子,帶我們去看看裡面的東西。」
  
  狛枝的眼睛有點發亮地點點頭:「好啊,只要肯放過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們哦!」說著,他表情似乎帶著些許惶恐,黑白熊蒙面人非常滿意地解開繩索,暗地裡用刀指著他的脊背,將他帶離屋子。
  
  「那是在另一處的宅邸地下室,外層的門鎖比較複雜,我需要回學校拿鑰匙。要不現在跟我去一趟教學樓?」
  
  因為目前是晚飯過後的時間,校內已經沒有什麼人遊蕩,數位蒙面人帶著狛枝來到一個隱秘的角落翻牆進校,押著他往教室所在樓層走去。
  
  非常幸運,在上樓梯時用刀抵著自己的那個人不小心摔倒了,連帶把跟在後面的都一同撞下樓梯。捉住這一刹那的空隙,狛枝迅速脫離了他們的控制範圍,加快腳步跑進黑暗的走廊裡面。
  
  慌忙中他胡亂闖進一間教室,輕聲關門上鎖。
  
  似乎是保健室,但他轉身環顧周圍後感覺心跳漏了一拍。
  
  月光透過視窗投射到屋裡。
  
  只看見日向創沉沉地睡在保健室的床上,呼吸平穩。
  
  狛枝屏息著靠近,日向好像察覺到什麼而慢慢轉醒。
  
  「狛枝……?」剛開口,狛枝馬上用手掩住他的嘴,搖頭表示噤聲。
  
  外面傳來嘈雜的腳步聲,那群人逐間扭動房門,不少教室是上鎖的,他們踹上保健室的門鎖,察覺已上鎖便繼續往下麵的房間走去。估計之後如果發現沒上鎖的房間都尋不到他,會想辦法逐間把上鎖的門都撬開。
  
  學校的保安實在疏忽,直到現在都還沒有人發現教學樓的異動。
  
  狛枝若有所思地看著日向,無力地坐到床沿上。
  
  如果是他一個人便罷了,現在搭上了自己竭力想疏遠的不想被牽連的心儀之人,雖然各種疑惑為何日向創會一個人睡在夜晚的保健室裡,但估計這也都是他的才能所帶來的偶然裡的必然。
  
  「狛枝,雖然我不太知道情況,但看你的表情絕對是發生了很可怕的事情吧?」日向壓低聲音跟他講道,狛枝的臉上還帶著隱約已經風乾的淚痕,日向不由自主地伸手擦拭著。
  
  直到反應過來,兩人都驚愕地看著對方靠得極近的臉龐。
  
  仿佛聽見了彼此的心跳聲。
  
  【日向君、日向君?】被七海呼喚著,日向才從晃神狀態恢復了過來。
  
  「抱歉,七海,剛剛我……」
  
  七海搖頭說道:【沒關係,只是時間所剩不多了,你跟狛枝君必須在10分鐘內找到能避開別人搜尋的方法。這是系統安排裡必須達成的條件。】
  
  「明白了。」日向拉著狛枝從床上走下來,側頭對他說道:「狛枝,如果就這樣走出去估計會撞見外面那幫人,但留在這裡遲早會被發現,我們想辦法躲起來吧。」
  
  說著,日向環顧周圍。
  
  剛剛來保健室睡覺是七海授意的,理由是主線需要在這邊觸發,前陣子跟狛枝的關係幾乎算是破裂,日向很奇怪主線居然還能進行下去。
  
  七海的解釋是因為好感度沒有降低的緣故。聽完後他覺得有點納悶,完全不能理解對方到底在想什麼,看狛枝的態度很明顯應該是非常厭惡他的。
  
  日向擔心狛枝會詢問自己逗留的原因,畢竟還暫時找不到更詳細的藉口解釋。所幸狛枝的行動力極高,聽從日向的話馬上就去努力思考逃離方法,沒有深究太多別的事情。
  
  保健室位置在4樓,窗戶外面的地面是水泥道路。
  
  他焦急地比劃著樓層的間隙,3樓窗戶上面剛好有能容下1人雙腳站立的小型遮雨台,但現在他們是兩個人,這樣的高度順著遮雨台跳躍而下顯然絕對不行。
  
  「日向君,我想到辦法了。」狛枝也來到窗戶旁邊,對日向輕聲說道。
  
  10分鐘後門被用力撬開,那些人在保健室裡環顧一周,沒發現有人躲藏的跡象就移步到下個房間進發。
  
  在他們離開後,半開著的窗戶外有一隻手伸出,日向勾住窗戶邊沿爬回來,進入裡面後連忙把狛枝也拉回室內。
  
  剛才他們一隻手勾住窗戶邊沿,兩人並排用一隻腳站在2層窗戶的遮雨臺上緊緊靠著對方,半邊身子卻掛在外面的狀態。日向認為這是非常冒險的方法,先不說兩人毫無防護措施的舉動十分危險,因為要爬回去的時候窗戶不能關緊,半開著的窗戶理應是屋裡最突兀的地方才對。
  
  既然沒被發現,估計這是幸運的緣故吧。
  
  「暫時是安全了,但要儘快離開這裡,小心不要碰上那幫人。」狛枝緊緊拉著日向的手離開保健室回到走廊上面,在準備下樓梯時七海對日向下達了新的指示:
  
  【不要下去,一樓的所有出入口都被持刀的人守住了。】
  
  日向聞言立即拉著狛枝往樓上走去。
  
  「日向君?」狛枝莫名地被他用力往樓上帶,隨即好像意會了什麼:「啊……我果然考慮不周,一樓的出入口估計已經被埋伏了吧,如果他們沒找到我們的話。」
  
  「我們還是先去找個隱蔽的地方。」因為各層走廊都隱約聽到了有人走動的腳步聲,他們最後只能靜靜地移動到了頂層天臺。
  
  二人打開了天臺的大門,天臺毫無遮擋物,估計被發現還是遲早的事情。
  
  【日向君,我發現上面水箱位置有個裡面是空的。】七海留意著畫面,放大縮小地仔細探查了一番,總算發現某個適宜躲藏的好地方。
  
  聽了七海的提示,日向帶著狛枝沿著牆梯爬上高臺,並找到了那個空置的水箱。
  
  兩人進去後立刻關好蓋子,尚未還得及鬆口氣,天臺大門就湧進一群人在周圍探查動作著。
  
  「為何會那麼多……校方到現在還沒察覺到異常嗎?」空置的水箱內壁有好幾個裂開的小洞,兩人透過洞口借著月光看見了外面的情形,日向不由得小聲自語道。
  
  「誰知道呢,如此令人絕望的境況。」黑暗中日向看不清狛枝的表情,但狛枝的聲音突然帶著顫音,脆弱而帶著歉意:「……對不起,日向君。」
  
  日向一頓,「?怎麼了——」疑惑著的話語還沒說完整,他被抱進一個不算厚實的懷抱裡,頓時消了聲音。
  
  「我總會把身邊的人捲入不幸,現在我又變成一個人了……日向君跟我同時陷入險境,我覺得這不是偶然。所以,請答應我,」狛枝稍微鬆開抱著對方的力度,「等會發生什麼都不要走出來。」
  
  然後狛枝用力推開日向,迅速攀上水箱扶梯爬出。
  
  【日向君,不要——】
  
  「抱歉七海,我不能讓他一個人去做傻事。」說著,日向也爬了出來,迎上狛枝震驚的目光,伴隨著“卟咚”的響聲,兩人交纏在一起重重摔倒在天臺的地面上。
  
  【……其實,我想提醒注意腳下而已,另外敵人已經包圍在你們周邊,日向君請注意保護好狛枝,梯子旁邊有兩個掃把,可以用作防身。】在七海說明期間日向跟狛枝已經揮舞著掃把與數位蒙面人鬥了起來。
  
  「所以我說,預科都是笨蛋嗎?!」
  
  「不對,用自己作為誘餌的傢伙才是更高級的笨蛋!」
  
  不打不知道,觀看著他們的七海發現狛枝發狠打架的樣子跟他略顯瘦削的體型形成了對比,而自己主人公日向創那迅速有力的踢腿動作也是帥氣萬分,她忍不住聲援起來。
  
  【加油!天臺的5個人都沒帶武器,你們儘管發揮最大的力量去擊敗他們吧,只需堅持5分鐘員警就會到來逮捕這群人。】
  
  大概在危急的時刻會激發人體的極限,兩人忘我地進行反擊與進攻,仿佛有著無形的默契緊緊維繫著雙方。雖然身上中招不少,直到最後一個敵人被打暈倒下,他們手持的掃把早已不成原型,臉上跟身上都是青青紫紫的打鬥痕跡。
  
  隨著警笛的聲音從教學樓樓下響起,二人並肩坐倒在地上。
  
  「好樣的,想不到狛枝你那麼能打?」日向擦了擦嘴邊的血跡對狛枝說道。
  
  狛枝倚靠著他的身體,半晌都不想說話。
  
  隨著員警的到來,二人被迅速轉移到醫療車上,靜默的車內除了他們兩人還有一個重傷的大叔昏迷著,日向用意識對七海進行詢問:
  
  「剛剛上車時聽見狛枝喊他大叔,是他的親戚嗎?」
  
  【是狛枝君的養父,因為失血過多陷入昏迷,如果進行及時的搶救應該還能醒過來的。】
  
  到達醫院後院方給那位重傷的督察進行緊急搶救,日向則陪著狛枝在走廊等候,直到總算脫離危險期。
  
  他們兩人因為都受了點輕傷,在警局錄完口供後就被送到醫院療養數天。狛枝的監護人身體恢復得不錯,不久後就被他妻子準備接回附近市的大醫院進行進一步康復治療。
  
  臨行前那位喋喋不休的中年婦女嚴肅地要求狛枝好好吃飯不許偏食,並拜託了同病房的日向幫忙看照著狛枝。日向的家人都在國外工作,看著狛枝一臉痛苦地咽下養母親手煮的熱粥,又羡慕又好笑地給狛枝遞上紙巾擦拭嘴角漏出的湯汁。
  
  出院之後,一切都步回正軌。
  
  七海一直沒有下達新的指示,日向百無聊賴地進行著普通的生活,他覺得這種平靜安寧的校園時光非常美好,不知道為何自己當下非常珍惜這段日子。
  
  狛枝不再用帶刺的態度對待他了,整個人都變得溫柔平和起來。因為租住的地方跟日向家裡非常接近,他們最近放學都是一起回家。
  
  兩人共同擊退歹徒的事蹟在校內傳開,因為二人從敵視變得交好的契機,本科與預科間的矛盾也變得逐漸淡化,不時會看見預科與本科的同學在同一棵樹下面用餐、談話,甚至告白。
  
  某天狛枝突然出現在日向的課室外面,約日向放學後在花壇的位置等他。
  
  【日向君,已經進入告白模式了哦。】剛到達花壇,多天沒發佈指示的七海似乎帶著剛睡醒的困倦,溫柔地對日向說道。
  
  「嚇?!」日向驚訝地暗呼一聲,面前狛枝被他突然的舉動稍微嚇著,只好皺著眉撫了撫自己的額頭:「你在驚詫什麼?」
  
  「沒什麼……」日向有點緊張,不知所措地看著狛枝與他越來越近,然後頭上被輕柔地碰觸著,發現狛枝拿開了飄落在他呆毛旁邊的不知名花瓣。
  
  「日向君,」狛枝的臉上帶著嚴肅的表情,「跟我這樣的傢伙在一起的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莫名的意外,甚至會丟掉性命。」
  
  「那次在天臺的事情,我一直都想問你為何要那樣做,你不記得我的才能了吧?幸運是不會令我受到致命傷害的。」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會因不幸而消逝,一直地生存下去才是他那跌宕起伏人生的真實寫照。
  
  所以,命運之神不會讓他就這樣退場。
  
  在見證到絕對的希望之前。
  
  「那時候你真的太礙事了,」狛枝用自己認為最惡劣的語氣說道,「雖然這段時間都跟你走得很近,那是我在一直忍耐呢。」
  
  「實際上,我很討厭你哦,日向創。」
  
  日向的目光仍舊堅定而純粹,狛枝看著這樣的他,心裡卻洋溢著期待與興奮。
  
  明明只是個預科的人,為何會令人產生看見希望的錯覺呢?
  
  求你了,日向君。
  
  拒絕我,厭惡我,然後遠離我的身邊。
  
  這段與你平和地相處的日子,足夠讓我懷念一輩子了。
  
  但日向絲毫沒有動搖。
  
  【日向君,我的指示是,依照你的想法跟他溝通即可。】
  
  「我明白了,七海,謝謝你。」日向深深呼吸著,然後作出了決定。
  
  「我擔心著你,」日向握起狛枝的一隻手,感受著對方那微涼的體溫,同時也說服著自己要把重要的心聲都說出來:「那時候在黑暗中看不清你的臉,聽了你的話後我有點不安,所以身體也不由自主地跟你一起出來了。」
  
  【日向君,請加強攻勢,這樣下去只會是友情結局的。】七海在畫面外善意地提醒著日向。
  
  「這、」日向慌張地思考了一下,見狛枝沒有搶白他,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講:「我……我……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可以更坦率點。」
  
  「你是真的討厭我嗎?」
  
  「如果是的話,在我數到3之前,放開我的手。」說著,日向的手用力握緊了他。
  
  狛枝微張著嘴,眼眸裡是渾濁的神色,雙唇在顫抖著:「明明只是個預科……你到底在自信些什麼,以為我做不到嗎——」那一瞬間狛枝反而同樣握緊了日向的手,似乎內心在做著艱難的掙扎,仿佛眷戀著對方手裡比自己那更溫暖的感覺。
  
  在日向數到2的時候再馬上放手,狛枝心裡是這樣打算的。
  
  日向笑了,他開始倒數。
  
  「3,結束了。等會晚飯一起去哪裡吃吧?」
  
  沒有“1”,沒有“2”,他直接只說出了數字“3”。
  
  那一刻狛枝凪斗仿佛心裡放下了什麼重負,他歎息著,無奈地用力抱緊了日向創。
  
  「啊啊……以後發生什麼我都不管了,是你自找的……你自找的——」
  
  「是的,所以快點決定吧,最近生活費太貴我已經沒結餘了,這次要你請哦。」說著,日向輕拍著他的背部示意放開自己,但狛枝稍微鬆開對方的時候卻同時吻上了日向的唇。
  
  日向沒有驚訝,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那麼安然地接受與狛枝親密的接觸,就好像早就有這個心理建設那樣。
  
  他閉上眼,與狛枝逐漸加深了這個吻。
  
  【真好呢,戀愛路線達成,日向君其實也不想跟狛枝君只達成友情結局吧。】七海滿意地點頭,畫面之後的事情都順理成章地進行著。
  
  【主人公與狛枝凪斗考上了同一所大學,二人從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美好的未來就這樣在逐漸推進中。】
  
  【GoodEnding1達成】
  
  【請問是否存檔?】
  
  【Yes】
  
  【是否與主人公對話?】
  
  【Yes】
  
  【那麼,日向君,我們即將開始新的攻略路線,接下來的設定可以由我喜好設置,請繼續多多指教了。】七海在界面進行了數值的更改變化,日向開始的時候一片茫然,隨即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便緩緩地對七海點頭。
  
  他怎麼能忘記自己只是個遊戲人物,那個世界的事情都不是真實的。
  
  就算是狛枝也……
  
  【遊戲開始。】





【TBC】



PS:大概这几天每天放一点很快就发布完毕的,安心安心。



评论 ( 12 )
热度 ( 128 )

© 卷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