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原迷妹一只。
脱坑,勿念。
已坑的王最同人文目录:
http://listbyjuan.lofter.com/

【狛日】摇篮人生(2)

*狛枝凪斗X日向创,本章七海大大魔改了点设定

*与朋友合志里的文,解禁放出来的,当年被两位朋友修改了好多次(泪目)也幸好她们,不然我更无法直视这篇了

*因为当年本子参的香港弹丸only,所以内容是繁体哟




  理想結局2.被祝福的幸福



  
  新的世界迅速構築完成,意識從朦朧過渡到清醒,日向創環顧自己的房間良久不語。
  
  上周目最後的記憶是跟狛枝在大學宿舍徹夜溫習的場景。
  
  為了應對即將來臨的考試,狛枝特意給他做學業輔導工作。可惜不只是字面說的輔導,實際……
  
  畢竟要遵循遊戲的要求完成大學課程,新開啟的周目使他總算不用擔心考試了,讓狛枝來教根本學不進去,雖然兩人掛科的可能性還是挺低的。
  
  習慣性地去到廚房,日向才想起來現在家裡只有自己一個,不需要提前做二人份的早餐。
  
  來自戀人那例行的,有些纏人的早安吻,現在自然也不會有了。
  
  聽從七海的指引調查桌上擺置的入學通知書,得知這次就讀的是一間稍微遠些的學校,普通的公立高中。
  
  【日向桑,時間不早了,快些準備上學吧。】
  
  即使心裡好像空了一塊似的,日向卻沒有在七海眼前表露出太多別的情緒,他麻利地打開衣櫃準備拿出上學的制服——
  
  眼前的所見,令他覺得這個世界果然不是真實的。
  
  為什麼櫃子裡掛滿了裙子。
  
  總算開始正視自己剛醒來就帶著的陌生垂墜感,雙手不自覺地摸上胸部位置。
  
  然後震驚地抓向身體下面。
  
  「七海,雖然不是很明白,我還在做夢?該不會是惡作劇吧?這樣一點都不有趣啊。」
  
  【日向桑在說什麼呢?主角一般都不會是普通人,即使性別變換你也是很帥氣的喔。】
  
  「不不,這不是普通還是帥氣的問題了,我一直堅信自己是遊戲的男主角,鏡子裡這個可愛女孩子最多只能是我潛在的攻略對象吧?」日向對著鏡子顫抖著說道。
  
  【日向桑的設定被我稍微調整過了,不喜歡嗎?不過要等遊戲出現結局才能再改哦,在那之前你稍微忍耐下吧。】七海遺憾地說道,【而且以為自己的性轉也是可攻略的對象,男生果然好難懂呢。】
  
  「……那個,七海你理解錯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恩,我知道日向君不是那種奇怪的人哦。】
  
  【快些準備吧,不然遲到就不好了。】
  
  日向只好懷著複雜的心情給自己整裝,幸好面對自己的身體并沒有出現什麼太羞恥的感覺。她迅速打理儀表,剛到脖子的短髮非常簡單就梳理整齊,不是長髮真的太好了……
  
  最後她匆匆忙忙地咬著從冰箱裡拿出來簡單熱好的麵包快步出門。
  
  【……】冰箱裡有白麵包跟日向最喜歡的草餅,日向居然下意識先選擇了白麵包。
  
  七海低頭沉思著。
  
  【大概草餅要熱比較久吧?】
  
  入學的第一天,日向邂逅了班長小泉真晝。兩人因為性情相近所以談起話來十分投契,隨著之後相處時間的推移,後來小泉經常邀請日向與她們幾個女孩子一起在天臺用餐。
  
  這天。
  
  「所以說,你是笨蛋嗎?」吃飯時小泉那毒舌的好友西園寺,黑著臉對跟著索尼婭過來的左右田說道:「被我們幾個女孩子圍著一點都不感到緊張丟人?以為自己是戀愛遊戲男主角啊?」
  
  「喂喂,你這傢伙憑什麼那樣罵人啊,我可是得到索尼婭桑同意才跟過來的!」左右田不忿地大呼著,日向跟小泉繼續淡定地吃著飯,至於索尼婭因為臨時有社團事務要處理中途就先離開了。
  
  「看來也挺有意思的,左右田那傢伙偶爾會出現有趣的表情呢。」小泉熱衷於攝影,吃飽後她用隨身帶的相機給左右田跟西園寺都照了一張,快速沖印出現的畫面裡二人顯得朝氣蓬勃,配合天臺及藍天背景,非常唯美地凸顯了青春與歲月的美好。
  
  日向呆呆地看著照片,她想起自己之前都沒跟狛枝照過相,不過就算照了最後也不會留下來。
  
  【日向桑,我需要再考慮一下。這次的可攻略人物有四個——小泉真晝、西園寺日寄子、索尼婭跟左右田和一,唔……實在是難以取捨啊。】
  
  「是嗎,等七海你決定好之後再告訴我吧。」日向僵硬地笑著,眼下的情況太複雜了,雖然她本人對七海的決定沒所謂,但現在自己用哪個性別的立場去跟別人相處都感到很糾結……
  
  普通的一天即將又平淡地過去。
  
  由於放學回家的路途變遠了,見等候的巴士還沒到來,日向正準備去對面的便利店備點明天的早餐。
  
  過馬路的時候人非常多,日向如常地走著,卻很突然地被人用力捉住了手臂。
  
  「喂,放手……」察覺對方是男性後立刻下意識地掙扎,自從變成女孩子她才發覺別的男人投過來的視線有時候真的各種意味不明,也遇到過色狼,一般出聲怒斥對方都會有所收斂的。
  
  但這人的動作只是稍微頓了下,仍舊緊緊捉著她。
  
  日向怒了,抬頭看向來人,映入眼簾的是那熟悉的白髮跟瘦高的身材。
  
  心跳加速地被對方拖曳著離開準備變換為紅燈的斑馬線,平安地到達對面便利店的門前,周圍的人來往匆忙,似乎沒有對他們的異常舉動有所關注。
  
  頭腦一片空白……站在她面前的是狛枝凪斗。
  
  狛枝好像在哪裡摔倒過似的,身上的校服狼狽地沾上奇怪的水漬,衣領跟頭發上還有些類似醬油的痕跡。
  
  但看著日向的臉卻帶著緊張、安心、難以置信的表情。
  
  「——對不起,我剛剛認錯人了。實際上我是希望峰的學生,啊,我那樣的渣滓居然還是那所學校的還真是幸運呢。今天班裡組織外出活動但跟同學走散了,身上也沒帶交通卡跟零錢,更糟糕的是走路的時候不小心掉進餐館的水坑裡。」
  
  他那雙清澈的,帶著神采的眼神直直地看著日向。
  
  「就在我以為走投無路的時候居然看見你,以為你是我的……舊同學。因為過於激動,所以情不自禁地先捉住你了,非常抱歉。」
  
  對方打開了話匣子直說了一大堆狀況,日向很不明白狛枝到底怎樣摔到水坑裡居然連醬油都沾上的,同時她發現狛枝的姿勢有點彆扭,估計摔傷了右腿。
  
  「這樣啊,你也真夠倒楣的。……剛好我身上有零錢,借給你搭車回去吧。」日向保持著鎮定,緊張地用女孩子的語氣對他說道,伸向口袋掏硬幣的手不受控制地隱隱顫抖。
  
  她很想念狛枝,正努力控制著自己保持平靜……現在跟狛枝僅僅是陌生人,不可以表現得太過逾越了。
  
  而且作為女孩子,不能出現直接抗他回家的心理。
  
  【真巧呢,居然碰到了狛枝君。這次跟他一起回去吧,你們的住址雖然有些變動,但還是相隔挺近的。】
  
  在七海下達指示後,日向先帶狛枝去便利店買些藥品簡單包紮他的右腿,他膝蓋的部分有很嚴重的擦傷痕跡。
  
  然後二人一同乘車回家。
  
  「才發現你的額頭也有傷,拿著擦擦吧。」日向遞給狛枝一條手帕,狛枝感激地收下,隨即低著頭沉默不語。
  
  兩人在同一個站下車,包紮過後的狛枝行動已經順暢許多,他們沿著相同方向的街道在分岔路口停了下來。
  
  「那個——」
  
  「我想問——」
  
  同時搭話了。
  
  狛枝微笑著,讓日向先說。
  
  「我家在左邊的路口不遠處,狛枝你是住哪邊?」
  
  但沒得到回應。
  
  日向奇怪地看過來,對方居然突然走神,這通常是思考複雜的問題時才有的狀況。
  
  「……啊,居然在面對可愛的恩人小姐詢問時走神,我果然是最低級別的垃圾呢。是右邊哦,看來我們的住處十分接近,」狛枝看上去似乎非常高興,「有空可以找日向桑一起去哪裡逛逛嗎?我搬到這邊不久,還認識不到幾個朋友。」
  
  「當然可以,有需要儘管聯繫我吧。」說著,日向在狛枝遞過來的手機裡輸入了自己的號碼,二人友好地告別往家的方向走去。
  
  剛回到家,她無法平伏自己那加速的心跳,把自己整個人陷入沙發裡,茫然地看著天花板。
  
  狛枝的情況有些淒慘,他之前無論形象還是氣質都屬於遊刃有餘的帥氣範疇,這次遇見居然是如此落魄的樣子,頓時覺得心情放鬆不下。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
  
  來電顯示是狛枝的名字,上周目的狛枝也一直沒換過這個號碼。
  
  「日向桑,很抱歉再次打擾你,」狛枝的聲音似乎帶著無奈,「今天我真的不幸透頂,鑰匙居然也不知道在哪裡遺失了,你可有認識附近的開鎖匠之類的人嗎?」
  
  「你也太不小心,稍、稍等一下。」日向迅速起身,赤腳跑到座機的櫃子那邊翻開家裡放著的電話本,迅速找到一個居家開鎖匠的號碼報給狛枝。
  
  狛枝表示感謝後就掛斷了電話,但不一會兒就再次致電過來。
  
  「開鎖匠說今天已經下班,要我等明天上班才能幫忙。那個……日向桑是跟家人一起住嗎?」他那有著些許失落與無助的聲音,帶有令人無法拒絕的魔力。
  
  「方便的話,可以讓我在你家借住一晚嗎?」
  
  日向家裡只有她一個人,如果是原本作為男子的他估計會很爽快地同意對方的要求。問題是現在作為“女孩子”,認識不久的男人突然說要過來借住,按道理她是不能應承的。
  
  但對方是狛枝,非常明白狛枝是真的會出現這樣離譜的不幸,估計確實走投無路才會求助於別人吧,而且還是剛認識的女孩子……說不定這人才是某種意義上的攻略高手?
  
  【那個,答應他的請求吧,日向桑。】
  
  「……七海?可我現在這形象,加上還是獨居,讓他借宿是非常不妥的。」她正打算幫狛枝聯繫附近的警局求助,但七海卻制止了,繼續提出進一步指示。
  
  【這個時間點估計狛枝君還沒吃飯呢,晚上日向桑鎖好門睡覺基本就不會有問題的。】
  
  她深深地覺得七海作為女孩子的危機意識非常不足。
  
  不過,因為與狛枝更親密的事情都曾經做過,日向對狛枝的脾氣也算是瞭解,她對狛枝本身就沒有太多需要提防警惕的想法。
  
  「……喲,打擾了呢。」告之家裡具體位置後狛枝很快就按響了門鈴,日向打開門就看見那個依然全身慘不忍睹的傢伙。
  
  其實從碰面開始,回家的一路上應該不會被認為是什麼可疑人物吧?日向擔憂地想著並招呼他進屋,然後在父母的房間找到某套男性的休閒服讓狛枝帶進浴室洗漱。
  
  狛枝感激地接過衣服就進去浴室,日向則手忙腳亂地開始準備晚餐。
  
  【日向桑果然是很溫柔的人哦,】七海托腮透過畫面對日向說道,【標準的三菜一湯,跟以前你們同住的時候差不多的情景呢。】
  
  日向熟練地切著胡蘿蔔:「嘛,其實狛枝他的手藝比我要好,可惜他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就只愛吃麵包跟速食品,難怪高中的時候會那麼瘦。」
  
  七海跟日向漫無目的地閒聊著,然後想起了正事。
  
  【說起來,日向桑!關於攻略那邊我已經決定好選擇誰了,明天剛好週六就相約出去遊玩吧?今天先這樣,不知道為何最近的天氣很適合休息呢。】
  
  「啊?……哦,好的。」茫然地點頭,隨即發現七海關閉了對話畫面,日向估計她又瞌睡蟲發作爬床去了。
  
  每次七海休息的時候都會開啟auto模式,日向可以根據自己的意志去繼續遊戲進度,不過她剛剛忘記問七海到底要她攻略的哪位人物了。
  
  「……日向桑?」還在沉思之中,耳邊卻突然傳來令人心跳加速的魔性聲音,把日向創嚇得往旁邊挪開數步,還無意間將刀刮到了手指。
  
  「!」狛枝似乎表現得更驚駭,迅速拿開日向手上的刀,並拉著對方靠近自己。
  
  她差點就跌到狛枝懷裡,兩人的距離越發貼近,因對方的動作帶著令人無法抗拒的氣場,直接導致日向忘記了掙扎。
  
  狛枝就那樣在她面前,依然帶著那完美的無害表情,緩緩地把她受傷的手指含進嘴裡。
  
  靈活的舌頭舔著她手指的傷口,伴隨著些微刺痛及酥麻的感覺,那瞬間日向的頭腦再次當機,整個世界仿佛只剩下自己不斷加快的心跳聲,對狛枝那熟悉的依戀感彌滿心頭。
  
  她深呼吸,然後抬起另一隻沒受傷的手,捏住狛枝的臉用力扯。
  
  「狛枝,請·你·適·可·而·止!」說著,她被捉住的手總算鬆開了桎梏,隨即裝作很生氣地把他趕出廚房。
  
  「不准再靠近我三步範圍以內。」
  
  狛枝抬起手慌忙表示道歉,說出一大堆難以理解的自貶話語,日向被煩得只好親自把他帶到客廳要求他好好坐著,還打開電視讓他看。
  
  當日向轉身返回廚房,狛枝整個人仿佛脫力般把自己整個人陷進沙發,接近無聲地低語著。
  
  「果然,是你呢。」
  
  為什麼會知道名字。
  
  沒有互相進行介紹的前提下,為什麼他們都能那麼自然而然地直呼對方的名字?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日向君。」
  
  之後日向很快就把晚飯料理完畢,她把菜擺到餐桌後就來到客廳打算叫狛枝來一起吃,結果發現他抱著靠枕在沙發上睡著了。
  
  今天他各種疲憊吧?那麼多不幸運的事情接連發生。
  
  她才開始認真打量對方。狛枝身上那套衣服尺寸非常合身,即使款式比較偏向中年大叔那類,穿出來反而顯出股成熟感。
  
  日向有些苦惱,思考著剛剛那小意外到底算不算構成性騷擾。狛枝這傢伙還真夠大膽跟無禮的,居然就那樣自然而然地含住女孩子的手指舔弄……雖然初衷大概只是下意識想幫忙消毒或者止血吧。
  
  摸著已經被自己貼上創可貼的手指位置,日向的臉稍微有點熱。
  
  可能聞到飯菜的香味,狛枝轉醒,對上來不及移開視線的女孩。
  
  「日向……」
  
  「飯菜煮好了哦,快點吃飽再休息吧。」忍不住揉向他的頭髮,日向帶著狛枝來到餐桌,兩人開始狼吞虎嚥地吃起來。
  
  其實,當狛枝是小動物那樣看待就好,日向心想。
  
  飽餐之後二人一夜無話,日向安排狛枝睡在客房,自己則鎖好房門照常作息。
  
  如果自己還是男生的話,估計能跟對方秉燭夜談吧,就像電視裡那些好哥們小時候那樣,面對面很單純地談天說地,感情也會因此而變得更深厚。
  
  如果跟狛枝僅僅作為朋友相處,其實也不錯的。
  
  這段時間空落落的心情總算得到了安慰,自二周目開始以來,日向創得到了第一次安睡。
  
  翌日,下樓的時候看見狛枝擺好兩人份的早餐在桌上。
  
  「早啊,日向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就隨意在冰箱裡做些簡單的出來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呢。」
  
  「居然要你幫忙煮好早餐,對此我應該要表示感謝,怎麼還會介意。」說著,日向拉開椅子就坐,但發覺狛枝只是盯著自己沒動。
  
  「怎麼了?你也快吃吧,等會記得聯繫鎖匠。」
  
  狛枝紅著臉別開了視線:「那個……日向桑,很高興你對著我這樣的傢伙也毫不拘束,但睡衣的領口開得太低,剛剛已經知道你裡面的顏色了哦。」
  
  “砰”地一聲,日向落荒而逃奔回房間衣櫃前,逃離的時候似乎還聽見狛枝隱忍的笑聲。
  
  她無奈地打開衣櫃煩惱今天的著裝。
  
  【早安,日向君……不,日向桑。】
  
  「啊,七海你總算醒了。」保持著臉無表情的狀態排除著超短裙,日向在尋找那些至少比較不暴露的私服。
  
  【哦,在挑衣服準備了嗎?穿什麼都沒關係哦,因為今天要約的也是女孩子,優雅大方的風格就可以了呢。】
  
  得知攻略對象是女性後,日向感覺自己居然松了一口氣,畢竟面對別的男性大概不會再有像對狛枝那樣的感情了,只有狛枝是特別的。
  
  女孩子的戀愛關係應該比男孩子之間的純潔吧?日向認為帶著像對待姐妹那樣的心情攻略對方應該就沒問題……雖然隱約地覺得自己的想法有點簡單。
  
  【是時候打電話聯繫小泉桑了,】七海說道,【地點就選在商業區那邊吧,逛完還可以去唱歌,而且那邊還有間近期人氣很高的草餅屋——】
  
  「早安,小泉。恩,今天想去那邊逛逛,是的呢,你也想去嗎?等會我們中午廣場見吧,好,到時繼續聯繫。」
  
  日向迅速地用手機跟小泉真晝聯繫好碰面的時間地點,七海很是開心地表示自己主人公有著高行動力真的令人非常安心。
  
  另一邊,狛枝用完早餐就留了紙條感激日向的收留,他穿回昨晚洗淨烘乾的衣服出門聯繫開鎖匠幫忙去了。
  
  日向臨出門時見了紙條,狛枝那好看的筆跡令她感到賞心悅目,隨即出發往商業區走去。
  
  「日向,你也好早!」到達的時候小泉也已經站在那邊,日向看了看時間,跟約定的還提早了10分鐘,她跟小泉看來都是很守時的人。二人閒聊著開始漫無目的地逛商場,她陪同小泉幫忙挑選衣服裙鞋,再次深深地覺得女孩子真的是非常難以理解,為什麼會糾結那些不起眼的剪裁部位,明明看上去都是差不多的款式……
  
  而且小泉還挑選裙子讓日向試穿,為此拍了好幾張照片。
  
  「今天的收穫真豐富呢,」小泉滿意地撫摸著隨身攜帶的相機,「日向你的身材跟臉蛋都很不錯,簡直就是衣架子,穿什麼都好看。」
  
  直到中午的時候,肚子已經開始打鼓的日向帶著小泉往今天的最終目的——“草餅屋”迅速走去,結果在店裡碰到兩位熟人。
  
  「小泉姐?!你居然跟日向一起出去玩也不叫上我——」在店裡孤單地吃著點心的西園寺看見她們後非常驚訝,帶著委屈的表情拖小泉坐在自己旁邊。
  
  至於另一位則令日向感到詫異。
  
  「……那個,狛枝?!想不到你居然在這裡打工?」
  
  狛枝微笑著回應她:「是的,因為我想透過這裡認識更多的人,基本上週末都會過來打工哦。」他熟練地記錄小泉跟西園寺點的單子,並給日向親自寫下店裡的招牌草餅套餐。
  
  「難得日向桑過來,這次我請,作為昨天幫忙的感謝。」狛枝對日向眨了眨眼就往廚房去下單,西園寺拉著小泉一起低聲歡呼起來。
  
  「雖然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不過他可是希望峰的學生呢,外形也比較討喜。似乎他在這裡打工之後吸引了不少花癡小女孩過來飽眼福,可惜都是一群沒見過世面的白癡母貓。」西園寺帶著探究的眼神笑著對日向說道,「話說你們是怎樣認識的啊?」
  
  「這個……昨天在路上幫忙指個路之類的認識的。」日向打哈哈說道。
  
  「哦,還真有緣分呀。」西園寺吃吃地掩嘴笑著,小泉則突然想出點子:「要不要等會約他一起去哪裡玩?我記得這類店的兼職都是半天的班次,估計他很快就輪班?」
  
  待狛枝把點心都擺上來後,小泉親自給他發出邀請,狛枝很爽快地同意了。
  
  「我這樣的人居然也能跟如此耀眼的你們一起去遊玩,真的非常榮幸哦。」他對著日向繼續說道,「我還有40分鐘左右才下班,要麻煩你們稍微等一下呢。」
  
  在等候期間,因為小泉跟西園寺在興高采烈地說著她不感興趣的女生話題,日向她只好悄悄地留意著周圍的狀況。
  
  即使臨近下班狛枝也非常忙碌,還附贈了各種意義上的悲催。
  
  日向發現,狛枝他偶爾會因為地上的水跡在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差點摔跤,沖水的時候不小心燙到自己,跑去廚房會聽見各種輕微的碗碟碰撞聲……她不知道為何自己總會在不經意的地方發現狛枝的工作真的伴隨著各種各樣的小意外,老闆居然還願意任用他真的是奇跡。
  
  【……】才發現七海似乎又睡著了。
  
  狛枝下班後跟她們一同逛街,西園寺精神奕奕地挽著小泉挑選商品,日向則與狛枝並肩跟在她們的後面。
  
  「日向桑不跟她們一起買東西嗎?」狛枝問她。
  
  「沒什麼想要的,就那樣光看不買很累的感覺。」跟女孩子逛街,真的身心疲憊。
  
  「啊,我突然想起來,」在前面的小泉帶著笑容轉過身來,「我有個朋友家裡就在附近開KTV的,白天的收費比較優惠,不如我們幾個一起過去玩咯?」
  
  「贊成!」西園寺歡呼著。
  
  「唔,沒問題哦。」狛枝笑眯眯地回應道,日向這邊表示隨意,於是四人一同來到了小泉所說的KTV屋。
  
  訂了一間包房,小泉跟西園寺興高采烈地圍著點播器挑選歌曲,小泉的那位同學剛好今天也在店裡,趁大家剛進房間她也跑進來高興地進行自我介紹:
  
  「喲呵!大家好哦,我是小泉的朋友澪田唯吹,秋山澪的澪,田井中律的田,平澤唯的唯,琴吹紬的吹!既然第一次見面,我給大家開個頭獻唱一曲吧!」
  
  不明真相的日向看見小泉跟西園寺都各自塞了隨身聽的耳機,但她們平常很少會戴耳機,正好這時候狛枝說他先去上個廁所。
  
  唯有她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聽到了澪田演唱的所謂最擅長的黑暗搖滾風格主打歌……
  
  【唔,睡得真舒服。抱歉呢日向桑,剛剛沒留意劇情……咦?】七海剛醒來,發現日向睡在沙發上,頭枕著狛枝的大腿,而狛枝則很開心地跟另外兩位女生給正在唱歌的西園寺拍手節奏及低聲合唱。
  
  實際上,日向的表情就像受到了什麼非常厲害的衝擊那樣,帶著痛苦暈過去了。
  
  【跟大家相處得非常愉快呢。】七海點頭說道。
  
  快樂的時光總會很快過去。
  
  與小泉她們告了別,因為住址很接近,日向跟狛枝一同踏上回家的道路。
  
  「……」她扶著自己的額頭,澪田的歌衝擊性實在太大,幸好之後小泉她們竭力不讓對方搶到麥,不然日向感覺自己將要陷入異世界的虛無了。
  
  「呐,日向桑?」狛枝擔心地瞧過來,「還是不太舒服嗎?抱歉呢,我的大腿不夠柔軟,估計也休息得不好吧?」
  
  「不,很感激你剛剛讓我靠著休息,」她打著哈欠,趁狛枝即將展開長篇大論的自貶語模式前果斷搶過了話頭,才發現已經到達二人需道別的分岔路口。
  
  「我沒事了,」日向對狛枝笑道:「今天玩得很開心,謝謝你,狛枝。」
  
  正想往另一邊的方向走去,狛枝卻捉住了日向的手臂。
  
  「怎麼了?」日向好奇地問他,狛枝的手勁有些大,令她略微產生了痛的感覺,但看見狛枝臉上依舊是那副純良的表情。
  
  「沒什麼,想到大概又要到下周才有機會約到你,有點不捨得呢。」
  
  「什麼嘛……」日向被他說得有點窘迫,七海此時卻發話了:
  
  【日向君,約狛枝君一起吃飯吧。】
  
  ……這麼突然地邀請對方沒問題嗎?
  
  「啊對,那個——!狛枝你晚上要不要過來一起吃飯?」
  
  日向組織著語句,內心要求自己儘量不要顯得太突兀,「想請你幫忙嘗一下我最近新研究的菜式,如果方便的話——」
  
  狛枝認真地看著她,手總算鬆開對日向的桎梏,眼裡似乎帶著寵溺的情感。
  
  還沒等日向說完理由就給出了自己的答覆:「我明白了,那就打擾你啦。」
  
  ……
  
  日向桑要有身為女孩子的自我保護意識啊。
  
  隨便就讓陌生男人留宿,隨便就約可疑的傢伙外出,隨便就帶人回家吃飯,真的超級糟糕的。
  
  我不喜歡那麼輕浮的女性哦?
  
  就算能讓你安心放縱的人只有我,同樣非常遺憾呢,我是不可能接受你的。
  
  因為我…
  
  日向做了個噩夢,夢裡有個傢伙一直在喋喋不休地對他說教,即使她知道那人是誰,但醒來後馬上就懷疑自己的認知是不是有所偏妥。
  
  昨天狛枝應約到她家裡一起共用晚餐,期間他表現非常高興,並沒有出現那種惡劣的態度,大概夢境這種東西有時候是與現實相反的顯示吧。
  
  從這次之後的日子,她總能在每次放學回家家的時候偶遇狛枝。
  
  每次週末她約不到小泉的時候,都會到狛枝打工的草餅店坐著看書,等狛枝下班後他們會一起回家。雖然七海也努力讓她去親近小泉,不過她跟小泉似乎只往友誼的方向發展迅速,跟以前的相處並無太多差別。
  
  【唔,】一個學期已經過去大半時間,這天七海單獨與日向在房間進行談話,【我發覺,怎麼狛枝君那邊的好感度會那麼高?小泉的也只是比其他人高一點點,跟狛枝君的對比就太慘烈了。】
  
  「七海…是不是最近我跟狛枝的接觸太多,令你的安排失妥了?」
  
  因為日向自己沒辦法看見眾人的好感度,但也覺得自己的行動模式基本上沒完全圍繞小泉去展開,這樣下去大概是沒辦法攻略成功的。
  
  【其實現在已經不可能攻略小泉桑了,因為她的好感度欄目裡西園寺的數值比日向桑的要高不少,所以走不通了呢。】
  
  「這樣啊…」日向似乎松了口氣,「抱歉七海,會不會是我做了多餘的事情所以——」
  
  【不,其實是我的關係,】七海思考著說道,【最近因為別的事務繁多,回來遊戲我就老是打瞌睡,基本上都交由日向君自己去安排是不對的。而且還因為覺得有趣就擅自令日向桑去加深了與狛枝君的接觸……】
  
  她歎著氣,拿起自己的衣服兜帽蓋到頭上。
  
  【其實異性間的好感度相對更容易建立呢,所以被狛枝君攻略了日向桑也是理所當然的。既然想去攻略異性我在開始的時候就不應該更改日向君的性別……】
  
  「不,這不是七海的錯。」其實是自己對狛枝帶著的思念所導致的結果,另一方面他確實很希望自己的性別能夠維持預設狀態不作更改。
  
  七海稍微側著頭,靜靜地想了一會。
  
  【下周目我會認真指引日向君的,所以這次只能先速戰速決了。】她帶著歉意對日向說道,隨即告訴了日向接下來迅速進展到結局的條件。
  
  此刻七海所說出來的話語,令日向當場震驚不已。
  
  「……我的……死亡?」日向震驚地看向七海,「不,七海,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
  
  “得到好感度最高的人告白後的死亡結局”,這是迅速結束遊戲周目的BE之一。
  
  【抱歉,日向桑,這是能迅速脫離這個周目最迅速的方法了。】
  
  「七海,你的意思是讓狛枝對我告白,然後我自己找個方法自殺之類的嗎?」
  
  【……是的。】
  
  「那狛枝會怎樣?」日向抓著自己心口的位置,她明白自己不會真正死去,畢竟只是一堆資料不是嗎?但換作直面她死亡的最重要的人,想到另一方的立場換成是她自己,那種沉痛感絕對無法承受。
  
  但是?他曾經有過這種感覺嗎……
  
  他們都只是資料,都是可以重新構築回來的存在,“死亡”只是展現給玩家視覺上的消逝感罷了。
  
  【狛枝君作為高度模擬真人AI的NPC,痛苦是必然的,但只要重新開始遊戲……】七海的表情非常悲傷,但日向此刻因為陷入了自己的思緒而沒有發現她的異樣。
  
  【包括記憶都可以再次洗牌,沒問題的。】
  
  經過一番考慮,日向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她無法拒絕七海要求迅速結束周目的指示,但提出了一個更好的方法,在說出來後立即就得到七海的贊同。
  
  【那麼,我們就依照這個方法儘快開展新的周目吧。】
  
  眨眼間,就到了希望峰高校一年一度的校園祭開放日。
  
  狛枝與日向並肩在希望峰的花壇裡散步,兩人親密地坐在長椅上休息,花壇裡的花依舊是那麼繁茂,就像上周目二人敞開心扉的時候那樣。
  
  「實在是太棒了,」日向津津有味地吃著狛枝從食攤區買回來的墨魚丸,「不愧是希望峰,所有遊園項目都很有趣呢。」
  
  剛剛被帶著晃悠好幾處的活動區,受到希望峰同學的熱情招待,期間日向看見了不少熟悉的臉孔,原本有些壓抑的心情也變得舒展開來。
  
  狛枝應道:「恩,大家都非常友好,因為日向桑給人一種似曾相識的親切感哦。」
  
  日向側過頭看向他,吞下了手裡最後一顆丸子。
  
  「狛枝,你嘴上沾的醬油還在啊,」說著,日向拿出了紙巾,「先擦擦。」
  
  狛枝把自己往日向的位置更靠近了些。
  
  「日向桑,我手裡還拿著你剛剛的戰利品,就那樣放下擔心湯料會漏出來呢。」
  
  說著,狛枝的臉上帶著笑意:「可以麻煩你幫幫忙嗎?」
  
  他的表情依舊是那麼無害,日向只好拉近彼此的距離,卻沒有如他所願用紙巾親自幫忙抹掉。
  
  她柔軟的舌頭輕輕刮過狛枝的嘴角,狛枝的手此刻總算肯把東西迅速地放置在一邊。
  
  他們聞到了食物飄香的味道,估計裡面的東西真灑出來了。但此刻都沒有打算顧及袋子的問題,二人逐漸加深這個吻,但中途狛枝好像突然醒悟到什麼,顫抖著分開了彼此的距離,接著再用力地把日向摟進懷裡。
  
  他們喘著氣,嘴上殘留著彼此熟悉的感覺。
  
  日向在懷裡聽到狛枝那劇烈的心跳聲,使她產生了奇妙的想法,很想就那樣抱著這個人什麼都不聞不問地過下去。
  
  七海在螢幕外靜靜地看著他們,隨即伸手,點上畫面時間軸上的skip鍵。
  
  畫面裡的場景迅速變化著,七海再也聽不了他們的對話。
  
  就好像影片快進那樣,她看見畢業典禮裡二人的擁抱,教堂裡他們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最後的畫面是在海邊度蜜月時,定格在日向臉上那幸福的笑意。
  
  【GoodEnding2達成】
  
  【請問是否存檔?】
  
  【Yes】
  
  即將會出現詢問存檔的畫面,七海此刻卻把鏡頭轉到狛枝的方向。
  
  在夕陽的海灘,他用極度驚恐的表情看著日向。
  
  明明在經歷幸福溫馨的事情,但一切好像令他感到難以置信。
  
  是感受到快速流逝的,自己所不能掌控的時間與行動嗎?
  
  【……】七海帶著不忍的心情,迅速把周目存檔完畢,那令人憂心的畫面總算消失了。
  
  【是否與主人公對話?】
  
  【Yes】
  
  【日向君,接下來,我們……】
  
  再次重新開始吧。
  
  


【TBC】



评论 ( 7 )
热度 ( 72 )

© 卷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