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原迷妹一只。
脱坑,勿念。
已坑的王最同人文目录:
http://listbyjuan.lofter.com/

【王最】再见亦是


*王马小吉X最原终一
*作为普通人的love故事,大家情人节快乐。●▽●





高中毕业没几年,最原终一就收到了来自班长赤松枫的邀请邮件,内容是全班将在王马小吉家的城堡举行聚会。


他稍微吃了一惊,没想到王马小吉居然还建有城堡,然而转念便想到毕竟那时候他们上的是一所普通高中,隐瞒家庭十分富有的信息其实对王马小吉的人身安全更为有利。

回忆起过去,最原终一脸上露出怀念的表情,同时拿起手机给赤松枫拨打过去。


「咦,最原君不打算来了?」赤松枫呆愣了,疑惑问道:「是那天有什么事吗?」


「是的,最近家里有点事所以…」


「聚会大概会开得比较晚哦,最原君不必担心迟到的,王马君家里派了司机接送,大家都同意过来一起见个面呢,虽然挺不好意思…不过头一次可以参观建在日本的城堡,我都经不住诱惑了呢。」


确实,赤松枫的大学是在维也纳的音乐学院进修,按照道理是很少跟以前的同学联系了,没想到回国就号召聚会,也只有赤松枫才有这个凝聚力把大家再次集中起来。



「谢谢你,我看看能不能赶上吧,尽快把事情都处理好。」



最原继续与赤松寒暄了一会就关上电话躺进床里,过去的点滴逐渐在脑海里明晰。


记忆中,他那充满活力的好友百田总和酷酷的春川打情骂俏,慵懒的梦野带着茶柱与安吉悄声说话。

角落里入间继续挨着kibo探究人机关系,东条认真地与天海及龙马分析数理。

真宫寺似乎跑他姐姐的班级去了…白银边擦着黑板边哼着最近的流行动漫曲。

门外昆太又被教导主任逮住训话必须好好穿鞋,赤松则被社团的学妹围着研讨音乐课题。



而他的跟前,坐着百无聊赖的王马小吉,王马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有趣的想法,笑嘻嘻地开始跟他喋喋不休。


记忆的画面仿佛就这么鲜活起来。





毕业的那天王马躲在树上,叫住了路过的最原。


「王马君?怎么躲在这里…」

「嘘——」王马对他做了个可爱的表情眨眼道:「我可是超受欢迎的,许多女生对我心口那颗纽扣虎视眈眈,必须要做好防护措施保证我自己的人身安全呐!」

「噗…好的,那你需要我帮你带点什么吃的吗?正好是午休时间哦。」

「对呢,已经是高中最后一次一起用餐了吧,那就最原酱吃什么我也吃什么。」

最原只好无奈的看着他说道:「我今天带的自己的便当哦。」


「诶…那我也要吃,就吃最原酱的——」说着他就灵活地从树上跃下,那股冲力正好挨到最原终一身上,而最原实在控制不住力度。



于是两人一起坐倒在地上。



「…疼…王马君你真是的…」最原其实没有什么事,但不表现一下不满王马小吉大概会打马虎眼就过去了,他只好装作生气。

「抱歉了啊,没想到最原酱的怀抱跟女孩子的一样温软呢,跟我想象的差不多~」边说着,王马的脑袋还在他身上蹭了蹭。


最原感觉自己身上就像赖上了一只讨喜的大懒猫,忍住想去抚摸对方头发的念头,挣扎着想爬起身来。

「王马君还是像小孩子一样,」最原憋红了半张脸:「好的我知道了,便当会分给你的别贴上来了…」



然而依旧没有放开他,王马小吉突然没有了嬉皮笑脸,在最原终一的视野内他的脸逐渐放大,接着温柔的吻轻轻印在他的唇上。


「呐,最原酱…」

「我…………」


回忆就此断片,最原单手掩着眼睛,心跳的声音在静谧的周遭被放大到极致。



那次他落荒而逃,从此两人也没有了联系。



一直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对的,后来听赤松说王马毕业也去了外国留学,最原终一因而再次确信自己起码没有阻碍对方的前进道路。



王马小吉是自由的,他就那样永远笑着,他们永远是曾经的好友,这就足够了。



睡意慢慢涌上心头,最原这次一夜无梦。
难得有机会再次见面,对王马小吉的思念已经彻底打败了他想继续躲避的意志,既然如此,一切顺其自然看看。





时间迅速到达约定聚会的日子,最原那天的兼职正好轮值晚班,收工的时候已经快12点,回到自己公寓楼下却看见一辆价值不菲的敝蓬车横在大门边上。




直觉告诉他得快点回家。




最原加快脚步想走进公寓大门,结果有人硬是挡在他的面前。


没想到那人身材拔高了不少,估计跟最原相比已经差不多高。

「好久不见,最原酱~」王马小吉的笑容依旧带着令人安心的亲切,「我来接你去参加舞会哦,大家都在等你呢。」


「……」最原感觉自己说不出话来,现在他已经没有能推掉的借口,更重要的是再次见面所涌现的喜悦心情令他拒绝不了王马小吉的邀请。


默然准备坐上后座,王马有点不满地鼓脸说道:「好过分哦最原酱,城堡主人我亲自开车来接你,居然还故意坐在后面把我当廉价劳动力吗…」


「不、抱歉……」最原只好乖乖坐到副驾驶的位置。


于是王马开着车往夜色深处疾驰而去。


最原眼睛只敢看向窗外,王马在最原上车后就没有说话,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沉闷。

最原的手心捏出了冷汗,他没详细研究过城堡的具体位置,并不知道这种状态要维持多久。

他还是想跟王马小吉说话的。


「最原酱,」在最原说话之前,王马已经先开口了:「今天的月色真美呢,对吧。」


最原压低了自己的脑袋,轻声回应他:「……是的。」


「最原酱,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所以我给了你跟我自己,足够的时间去适应跟思考…」王马的话里逐渐带上了平日的朝气:「现在,我已经有答案了哟。」


车驶到了海边的公路,王马停了下来,对着最原终一坚定地说道:「我是不可能放弃最原酱的,如果你再拒绝我,这次可不会简单让你逃跑就算的…天知道这些年我到底怎样忍耐才能不去见你…」


「……」


「沉默也是没用的哦,你知道我总能轻易看出别人的谎言,你如果真讨厌我,就看着我的眼睛说出来。」


「……」



最原环视四周,空无一人,在这种地方就算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打救他。


见王马小吉已经露出接近狂气的表情,于是最原终一放弃抵抗,紧紧抱住身边那人。


这种时候认命就好了啦。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11 )

© 卷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