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原迷妹一只。
脱坑,勿念。
已坑的王最同人文目录:
http://listbyjuan.lofter.com/

【王最】里 · 才囚学园(轮盘篇)


*王马小吉 X 最原终一
*原著基础构思,中途跳车。有剧透慎
*腐坏背景慎,目录可以点这边>>>最近的中长篇目录





装潢十分有格调的秘密房间里,“江之岛盾子53世”笑容可掬,艳红的指甲缓缓挑开一封封来自观众的信件。



「啊啦,没想今晚数量最多的vip指名会是这两位呢,而且~好害羞哦,居然要玩脱衣轮盘?输了就要被赢了的蹂躏…呀,好恶心…才不干呢!」她原本咯咯笑着,表情却迅速切换,嫌弃地随手把信件扔到身边的垃圾桶里。


墙面上代表观众的画面马上不停闪烁,弹幕一堆堆地表达各种遗憾与谩骂。


「呵呵,不采纳就绝望了~?你们也真不经玩,人家只是不愿意在H游戏里担任碍事的裁判而已,万一兴奋起来把自己也给搭进去咋办,我可是持身很正的。」“53世”又再次换上充满笑意的可爱表情:「当然,身为vip的你们如果想看我被蹂躏也是没问题哦,可惜今晚的菜品我落选了呢,真遗憾。」


她悠然地踱步走到某个漆黑的位置。


「所以,就拜托大家来充当福利满满的裁判了——」




说着,她用力拉开了身后的帷幕,那是一个能看见里面情况的透明的小房间,被布条绑上眼睛的王马小吉双手双脚也被束缚着,他似乎十分气愤,不甘心地扭动着身体企图脱困。


「啊嘞,听不见里面的声音?安心安心,现在开始给大家切换过来~」


保证身临其境哦!








王马小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活着也罢了,问题是他怎么会被人绑在这里。

「梦?…幻觉?」他身上没有了伤口,毒药带来的难受感也消失,前一瞬间他明明感受着可怕的碾压冲击,意识也因为疼痛而消散。

但他还活着。
为什么?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似乎很快就想明白,他放声大笑起来。

如果真是他所猜想的那样,一切也太有趣了,有趣得快要疯掉的程度。

比如一切都是虚构的话。
包括他自己也是可以随意再生的话。
游戏?
走马灯?
抑或…这里真的是天堂,自己灵魂的归处。



「谁…?」角落里传来另一个人带着惊讶的询问,王马小吉停下笑,虽然眼睛被布遮挡而看不见,但他知道那声音是谁。


「王马…君…?」那人也认出了他,「是王马君吗?怎么你…是你绑住我…?但…不可能…王马君明明——」


王马放松下来,手脚还是在努力挣扎,相对地嘴巴却在不忿地跟那人搭话:「我明明怎样了?最原酱好无情啊,我还能是谁呢?」


「变身器,是变声器吗?百田君的变声器被你拿走了吗…你到底是谁?黑白熊?」


「…啊啊,连变声器都被最原酱识破?看来我的计划破产了呢。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你啊,明明是赌上性命的计划,结果还是瞒不过我们值得敬仰与信赖的大侦探…」



他的计划应该毫无破绽,估计是百田那边出差错了吧。



话说怎么可能是黑白熊,黑白熊万能的吗。
王马现在也挺焦虑的,但身边有了另一个人就能感到踏实起来,特别是一个总令他感到惊喜与欣赏的人。


手脚的绳子在他不断努力下总算松脱,王马小吉一把拉下遮挡眼睛的布条,洁白墙壁的房间映入眼帘,正中央有一张桌子与两个座椅,桌子上有一个轮盘,跟一张纸条。


最原终一从刚刚开始就不再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手脚也仍在挣扎,但用力不对所以反而越挣越紧了。

「呐,最原酱,」突然靠近的声音让最原惊得细微颤抖着,王马小吉看见最原终一的反应不由得拉长了微笑:「我们要来玩游戏吗?」

「…游戏?」

「对,不过不是什么赌上性命的游戏,纯粹是我想打发无聊的时间罢了。」



最原眼睛上的布条被一把扯下,他睁开眼就直盯着王马,脸上满满的震惊:「怎么可能……」最原的声音带着无法理解的迟疑,「王马君还活着…?但百田君已经…不可能…」


「诶~?因为我没事,所以百田君白死了哦,是不是很生气啊。」


「你到底是谁?」最原的声音坚定了起来,「为什么会变成王马君的样子。」


王马小吉讥笑着,并没有回答他。
他伸手用力把最原抬杠起来,安置到椅子上坐好,自己也拉来桌子挨在他的旁边。


「轮盘?」最原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怎么回事?」

「这里是介于生与死的空间哦,」王马小吉神秘兮兮地说道:「我们来玩五次轮盘,输了就要被胜者所支配的破鲜廉耻游戏,」王马随意地拽下自己脖子上的领巾,露出得意的微笑,「最原酱害怕吗?」

最原惊出了冷汗,向王马投来了求助的目光:「…你在说谎吧?真的是王马君…」


「是抑或不是,最原酱来跟我确认一下吧。」



他没有解开最原身上的绳子,只是开始把转盘动起来。


「盘上总共16个数字呢,我们二人各转一次为一轮,点数最小的似乎会发生不得了的事情。」

最原仍在困惑着没有回应他。

「啊,最原酱在不满自己不能转动?真伤脑筋,就由我代劳吧,我说出两种力度让你选择来定哦。」


第一轮王马转出的是10。

「那么,我喜欢苹果,还是香蕉呢?」

「额?」最原呆住了,「…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我喜欢的会转得特别用力!」

「……苹果?」


于是王马转出了9。


最原终一就在这瞬间浑身没有了力气,靠在座椅上带着害怕说道:「不行…感觉自己像中了什么东西…王马君可不可以帮我松开下绳子——」


「不要,万一最原酱要杀了我怎么办,你这么高我可打不过你啦。」

「我怎么会杀你,我们现在最重要是脱困,这个轮盘有问题。」

「没问题的哟,」王马小吉开始了第二轮,「因为我也挺好奇最后会发生什么令人惊喜的事情。」

这次是5,但没等最原的回应王马再次转动,接着是2。

「…等…」最原身上的外套不知道什么时候松脱了,自行掉落到地上,露出他底下单薄的衬衫。

「最原酱脸上红红地,真可爱。」

最原看向王马,只在王马那双眼里看见了漆黑的恶意。
不行,他认为必须要令王马小吉清醒。
两人现在陷入了魔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王马君,」最原问他:「你相信我吗?」

王马脸无表情地看向最原。

「放开我,我们一起研究怎样离开这里,一定有办法的,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最原讶异地看着王马迅速转了好几次,数字没有看清,但他自己感觉意识开始消散。

就像醉酒一般。




王马总算松开最原身上的束缚,但立马就被最原扑倒在地上。

「哇哦,沉迷欲望的最原酱。」他依旧讥笑着看向最原,脸上却不由得挂上红晕,此刻的最原终一已经全身上下只剩敞开的衬衣,带着暗光的金色眼眸里溢满渴求。


「真是不得了的景象。」


最原他解着王马身上的纽扣,温柔地吻上来,两人唇齿相交厮磨许久,似乎总算回笼些理智。

「我到底怎么了,」他不自觉地带上颤音,「王马君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不知道啊,」王马小吉侧过身子把最原终一反过来摁到地上,「但有点明白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最原酱如果想离开这里,就听我的。」


「我该怎样做?」

「只需要看着我。」

最原终一点头,伸手摸着王马小吉的头发。

「…好。」






可惜幕布再次被拉上,观众屏幕上瞬间爆炸了不满的弹幕。


「怎么可能给你们尽兴嘛,我可是“超高校级的绝望”哦,这么顺从的模式一点~都不好看。」“53世”抱着手臂说道,「多给我们节目组赞助,就能看见更多的福利画面,你们懂的吧?」


那么,下次vip点播时间再见~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104 )

© 卷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