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原迷妹一只。
脱坑,勿念。
已坑的王最同人文目录:
http://listbyjuan.lofter.com/

【王最】牢笼(1)

*王马小吉 X 最原终一

*赶潮流也来搞次abo,笔芯!目录可以点这边>>>最近的中长篇目录







科技发展得十分迅速,但少子化现状导致各国人数持续负增长,已经成为迫在眉睫的人口危机。
加上基因学通过漫长的研究发现,靠自然交配生产出来的人类会更健康、更聪明、更长寿。


为此每个国家都实施了ao强制婚姻计划,根据基因系统的数据情况进行配给,能自由恋爱的只有beta,优秀的alpha与omega能享受除了自行婚配之外的所有特权。



因omega过于珍贵,为了杜绝各种omega拐卖及侵害行为,性别未进行分化的孩子都必须在皮下植入能遮盖性别信息素的晶片,直到16岁分化性别时方可取出。



晶片能读取基因信息,基本上从植入开始,系统就把所有人的基因数据记录完毕,可能分化的概率也会进行分析,这些信息只有父母有权利查看。



「家人跟我说过,我分化成alpha的概率大概是10%,beta的概率是70%,omega高达20%……」



「赤松同学最好不要说出来哦,不过幸好目前在场的只是我们几个,」天海担心地说道:「既然如此,我也分享下自己的吧,我是有30%的可能分化成alpha,omega则是5%的概率。」



赤松枫不由得皱眉,抱紧了自己的手臂,苦笑着:「唔……如果我们都是beta就好了,起码能选择自己喜欢的对象,最重要的是不用进入“方舟”!听说变成omega的概率超过10%都会被政府注射趋向分化成omega的药物,太可怕了……」赤松深呼吸,让自己尽量平静起来,转头向走在另一边毫无反应的最原问道:「呐,最原君怎么了?似乎从刚刚开始就不太有精神。」



最原慌张地对上赤松的视线,小声应道:「没、没事,我只是担心赤松同学你们的概率……」



「不必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当然如果我是beta或者alpha就能完成自己的钢琴家梦想了呢……毕竟只有omega是不允许进行公开表演的,不然这第二性别我都没关系……」赤松枫说着说着,不由得再次叹了口气。



天海与最原给赤松再次说了安慰的话语,然后便在路口分道扬镳,各自回家。




静谧的客厅,最原如常打开通讯系统,母亲充满元气的声音洋溢了整个空间:「亲爱的终一,今天还好吗?妈妈跟爸爸现在到了火星北极了呢,这里景象壮丽,大概最近都不能回来了~还有还有,我们今天啊………」


静静地听着母亲讲述行程,最原发自心底地微笑着。
见父母还是这么精神,看来这次星际之旅挺开心的。



之后最原的父亲也出现在留言视频里,与母亲的聒噪不同,他简明扼要地询问最原的近况,包括学业跟功课,之后语气就开始谨慎下来:「终一,真的很抱歉,刚刚我们才收到政府发过来的信息…你也是月底到方舟区的外围进行晶片取出手术的那批。」



最原咽了咽口水,抓着拳头等着父亲接下来的话语。



「以前我看过你的基因数据,分化信息里提示只有7%的概率会是omega,没有成为alpha的可能,整体来说应该不需要担心。解除了晶片后再给我们回话吧。还有,你最近要注意休息,别又不吃早餐了啊……」


最原终一的父母都是beta,所以他们其实不太担心自己儿子会变成其他性别。


这下最原才总算完全放下心来。





自从实行ao系统配对制,取下晶片的人都需要留在方舟区外围的单人房间进行观察,48小时后没有散发独特的信息素就能安然离开,作为beta去继续生活。


否则,就要在同期取下晶片的人里与受到系统指派匹配的伴侣共同进入方舟,直到生下两人的孩子才可离开。


性别分化那天开始,起码也要2年的时间才真正性成熟,完全是禁锢人身自由,沦为生殖机器的可怕经历。



最原终一不希望变成这样,他性格较为内向,同时也十分喜欢独处与自由,不习惯被束缚以及与陌生人亲密相处。
想起自己的好友赤松枫与天海兰太郎都有很大可能被困在方舟里数年,不由得有点惆怅起来。


没有了追求自己所爱之人的权利,估计会是一生的遗憾吧。


最原突然想起某位在他小学时就离开这里,跟家里人出国的邻居孩子,王马小吉。

那是个看起来很可爱的人,明明与自己同岁,但头脑十分聪慧,笑起来就像博物馆壁画上面的天使一样引人侧目。



两人曾经像野孩子一样半夜偷溜到公园玩捉迷藏。

拔掉学校池塘鸭子的尾羽。

欺负那些喜欢欺负弱小的孩子王。

收集河流里的闪闪发光的石头当宝物。

玩怪盗侦探游戏,把家里各自妈妈的衣柜搞得一团糟。



全部都是他王马小吉出的主意,最原因为太过老实而总被大人训话,王马则装可怜装哭,每次见他哭最原自己反而哭不出来了,哭不过他啊!


「真是的…都这么久了啊…」他抚摸着领口的纽扣,上面有一颗闪闪发光的石头。

这是王马小吉出国之前留给他的礼物,他一直都当做珍宝一般时常摸着,可惜后来因为家里遭到盗窃,保留与王马小吉通讯信息的设备损坏,加上父母工作原因也很快就搬了家。



两人从此便没有了联系。



好友百田解斗曾这样问过最原:「你老是会碰触自己领口那个漂亮石头呢,难道是初恋情人送的?春卷也总把我送的东西宝贝得像什么似地。」



最原干咳几声,红着脖子别过脸。




「嗯,大概吧,毕竟是初恋呢。」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44 )

© 卷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