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原迷妹一只。
脱坑,勿念。
已坑的王最同人文目录:
http://listbyjuan.lofter.com/

【王最】牢笼(3)

*王马小吉 X 最原终一

*a那个bo,目录可以点这边>>>最近的中长篇目录

*考验大家OOC承受能力的时刻到了!!(顶锅盖逃跑)




方舟内部是世外桃源般的区域,以往在网络及公益广告的宣传画面看着就像某个度假圣地一般,无法与国家级秘密基地该有的印象相关联起来。

树木等植被的覆盖范围十分广大,整体设计仿照古欧式风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中央区域那高大的空中花园建筑——第53号方舟基地的中枢,地区方舟的管理者工作所在地。

而周边则是各种公寓式住宅及游乐文娱设施、食肆商业街、公园、图书馆、演剧场等应有尽有。

并非真的度假圣地,眼前的繁华景象遮盖了许多无奈的现实。

以及无形的陷阱。




「啊啊,真是累死了——!」


各种繁琐的程序登记花费大半天,工作人员给戴上代表身份识别的ID手环,他们才顺利迈入方舟基地内部。

王马小吉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最原终一,悠哉悠哉地在路上四处观望,步行大概十来分钟到达方舟基地安排给二人居住的公寓门前。


其实最原的身体没有太大的问题,完全可以自行走动。

但据闻刚取下晶片的omega都会连续好几天十分贫弱,他只好耐着性子继续假装无力。


而且轮椅原本可以智能操作,并不需要别人推动。

王马小吉却执意关闭智能模式,于是一路上最原只能尴尬地让王马推着走。


因为莫名的任性而付出无谓劳动,还大声叫苦不迭的王马就是在自作自受。

但为了协助警方的行动令王马小吉错过了真正与之配对的omega,让最原对王马产生很深的愧疚。


不在预想中的重逢也令最原察觉,大概一直恋慕的都是回忆里被美化的王马小吉,所以看见本人的时候他并无想象中的怦然心动,更多的是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去重新了解他。

只能先带着与老朋友打交道般的心情去应对王马小吉。



「抱歉,王马君……」


边说边带着歉意抬眼,却发现王马在定定地盯着他。


最原不由得屏住呼吸:「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那股视线包含着某种说不清的微妙感觉,最原不由得紧张地问他。


只见王马眨巴着眼睛,笑着回应道:「我说啊最原酱,alpha看着自己的omega能有什么,不是很正常的事么,瞧你这紧张得。」


能令人轻易放松戒备的脸容充满友善地贴近他,手指戳着最原的脸颊。

柔软的触感似乎让王马小吉十分受用。


「还有,干嘛突然跟我道歉啊,明明难得再次相聚,难道是害羞得语无伦次了?虽然累了点,不过都是我自找的呢。」


「让我先索取些报酬吧。」


说着,王马轻轻在最原的眉头印上一吻。


「……!」最原脸红得差点跳起来,还是觉得有点不太对劲,狐疑着触摸装置耳钉,确认自己没有启动伪装装置。


既然没有信息素干扰,王马小吉对自己作出亲密的行为是为什么……?

alpha真是如此容易被煽动的存在吗?


「哈哈,最原酱真是的,都这种时候还放不开。」



公寓的自动门识别到他们的身份就迅速打开,王马推着最原进入。

期间他似乎有点焦急,进屋就迅速地给自己换上居家拖鞋,然而把最原的鞋子扒下来也没给他换上就推着轮椅继续前行。


来到客厅,他把最原从轮椅里拉起身,两人一同跌坐到客厅那柔软的大沙发上。


「唔啊——?」


王马小吉灵活地伸展手脚,趁最原被他的行动惊呆,顺势将自己用力枕到最原的膝上。


「喂、王马君!」


最原连忙抬起双手,不知道应该摆到哪里,犹豫片刻只好搭到王马的身侧尽量不碰到他。


然而却直直对上王马小吉一双带着不满情绪的眼睛,犹如饿着肚子的小动物。


「火急火燎地赶回国就为了能跟最原酱赶上同一个时间把碍事的晶片取下来,结果最原酱看见我之后老走神……这是对你的惩罚哦!」

王马生气地继续说道。

「明明已经是我的omega,最原酱却那么不上心,是看我不够你高吗?还是感觉我不会认真只会玩弄你的感情?难道嫌弃我人老珠黄了……哇啊啊啊————」


「你、你冷静……!」怎么跟小时候一样突然大哭啊!

还有人老珠黄什么鬼!?


「不嘛!除非最原酱主动亲我一口,否则我就不起来了!」


「…………」最原总算明白,王马只是在胡闹罢了。


于是他真变得很无力。

但马上明白,两人间突兀变得微妙的气氛,被王马这番捣乱后总算完全消散。


「别闹了,我只是有点累而已,」最原终一褪去疲惫的神态,重新让自己带上喜悦的心情,「能再次遇到王马君,我真的很高兴。这些年我也经常想起王马君,从小就很会活络气氛这点……真的都没有变呢。」

他笑着摸上王马柔软的头发,像在给自家养的爱猫梳毛。



他决定跟王马坦白,然而这带着一定的风险。

如果被王马告发,任务将失败。

但是,在进入方舟之前工作人员给他们说明过,每个人的身份ID手环,都会记录两人相处期间的信息素情况。


进行不可言说事情期间,alpha信息素会具有强烈的侵略性,仪器一般记录的就是这个数据。


「所以王马君,你听我讲,我——」


眼前画面天旋地转,最原愣愣地止住了话语,看着迅速压制在自己身上的王马小吉。


「最原酱,你就不能让我们先互相冷静吗……?我这边也还没调整好心态去面对你我的新关系转换啊……明明最原酱从小就一直都表现得那么普通而平凡,哪里像是一个omega应有的样子啊……」王马小吉沉下来的脸色与带着哀怨声音让最原不由自主地害怕起来,「最原酱你好像有话要跟我讲,但是我现在不想听。」


两人对视良久,最原却慢慢想明白了什么。


「王马君,」他弱弱压低的声音带着安慰的意味,试图继续与王马沟通,「现在我应该怎样做……才能让你冷静下来?」


他能察觉王马的身体真的不对劲。


「……推开我,然后快去卧室,锁好门,什么都不要管……」王马此刻总算展现难耐的痛苦表情,「ID手环里有针口,进门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刺痛……果然中了奇怪的药品。」


得知原因后他想扶住王马,王马连连摇头,水漾满溢的眼睛里只剩下最原的身影。


他在恳求最原。


于是最原落荒而逃,走到卧室门内关门上锁。

他用力地喘息着企图掰开手环,但手环却紧紧束缚着无法解开。


进去卧室后最原的手腕也感到了刺痛,看来当真危机四伏,大意不得。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31 )

© 卷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