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原迷妹一只。
脱坑,勿念。
已坑的王最同人文目录:
http://listbyjuan.lofter.com/

【王最】牢笼(4)

*王马小吉 X 最原终一
*abo,目录可以点这边>>>最近的中长篇目录
*出车了!






「晴酱,马上帮我分析药物成分…」王马小吉拉开自己脖子上的黑白围巾,里面藏着一颗精致的别针,他用力按着说道:「透过针孔穿刺皮下,大概3分钟内药物扩散影响中枢神经,症状表现为提早进入发情期,情绪难以控制,呼吸加速……」

「头领,这根本不用分析啊!绝对是最近流行的针对alpha的催情药,我前几天才偷偷在药房买了几支回来效果十分显著——」


王马小吉脸无表情地按了重启,小型通讯器发出的甜美女声立刻消失,他重新调整频道。


「东条姐,抱歉呢总是有事找你,我暂时不能说更多情况,只想问问如果中了alpha催情药该怎么办?」

「………一般这种药物都是需要搭配使用的,alpha中了催情药会迅速进入发情期,配套的药物解药需要由omega先行注射,其他的相信王马君能明白了吧?如果不解除发情期也不会终止。」


不会终止的发情期,这就有点可怕了。

「诶,就没有直接口服或者注射就能解除的方法吗?」

「据我所知有是有,但王马君你认为这里能提供给你们?」

王马歪头看了看最原锁门的方向,额上的头发遮住了他此刻的眼神:「明白了,谢谢东条姐~」


「看来你那边发生了突发的意外…其他的我就不说了,希望你不要粗暴对待他,不然我们也不好跟地方警局那边交待……」


「那很难说,」王马咧开嘴巴微笑着,「刚刚已经是我对他最极限的温柔了,毕竟从小我就超讨厌他的,稍微过分点什么的根本无所谓啦…」


他沉下来的声音里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要怪,就怪你们这群特务无能,没有查明里面的具体情形就给我们下委托,之后的事就随我心意去做好了。」


毕竟他可是自由的赏金猎人团伙领袖呢,该享受的时候就要好好享受。


「等等,王马你——」


再次摁下按钮,王马把别针丢到客厅茶几上,他状况越来越不好,脸色依旧通红,耳边似乎因为身体发热而淌下几滴汗水。

完了,思维也被欲望所拖累,他忘记问东条对象是beta的话能不能也可以成为“解药”,但这已经不重要。


他此刻只想用力拥抱最原,禁锢他的行动,对他做很多很多过分的事。


即使片刻前他是真心想放开他。

…………



对最原的感情理应不是这样的。

小时候的最原看起来木讷维诺,长着漂亮的脸蛋却不像他那样用来对大人撒娇装乖,成为满足自己诉求的武器。

搞砸事情嫁祸给最原,最原就只是哭,抽抽泣泣地哭,也不会揭穿他,第二天依旧会小心地靠过来。

大概最原那时候没多少玩伴,其他人被王马小吉整过后都会俱惧怕他,讨厌他,甚至会反过来欺负或远离他。

只有最原是不一样的。



不知道第几次进行霸凌行为,听着最原终一的哭声王马小吉开心地跑上楼梯,脚下却突然一滑,从楼梯间溜到楼梯底,屁大的孩子膝盖跟屁股疼得厉害,只能也放声大哭。

原本在哭的最原就慌了,紧张地半抱着王马去找大人包扎伤口。

啊啊,想跟他做朋友的心情是那时候产生的吧。



许多年后的再次见面,最原变得更加好看了。
然而王马发现那信息素味道与最原不搭配,非常微妙地,王马小吉就是认为这不会是对方应该拥有的味道,脑内推算得出的结论是最原终一并非omega,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看来是委托方之前跟他提过的,由地方警局派来同样调查方舟高层的同伴。



王马走到了最原所在的房间门前,他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他说不定多喝水,也能逐渐排走体内的催情素。

思维逐渐又跑开,他想,到底怎样的味道才适合最原?

大概就是现在那股淡淡的薰衣草味道吧,靠近这股味道他感觉自己的心情舒缓了不少,就像最原本人那样能给予他安心的味道。


………等等,薰衣草的味道?


王马小吉把额头抵在门上,确认香味是从房间里传出来的,并非沐浴露或者香水,这种能吸引alpha不由自主靠近的味道,只有omega的信息素。


房门的锁并非电子控制,是机械锁,王马着急地从裤袋里拿出铁丝,焦急地想确认最原的情况。


这种锁难不倒他。




【三轮车放评论链接啦!ヽ(;▽;)ノ】




-TBC-


评论 ( 35 )
热度 ( 152 )

© 卷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