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原迷妹一只。
脱坑,勿念。
已坑的王最同人文目录:
http://listbyjuan.lofter.com/

【王最】世界的破坏者(2)



*王马小吉 X 最原终一
*让前辈带你非
*没错,非,目录可以点这边>>>最近的中长篇目录





王马小吉以为会看见最原终一手忙脚乱的模样,但最原手持言枪的姿势没有丝许除了专注以外的情绪——他在震惊过后就很快进入瞄准状态。


最原静心留意言枪的数据,王马的绝望值从毁灭模式的819点迅速回落,大概停在20左右就不再变化。


“对象绝望值更新,激励模式开启,蓝色言弹填装完毕。”


听完解说语音,最原却放下了言枪,把安全锁手动关闭,额边似乎挂上了冷汗,他看向一脸无所谓态度的王马蕴恼说道:「王马部长——」


「叫我小吉吧最原酱,怎么不对我开枪,明明刚才的气势挺好的啊?」


「小……不,王马君!」最原皱着眉头,声音里带着责备:「这是你的能力吗?太危险了,万一我在数据更新之前就开枪,你现在岂不是……」


「我会躲开的哦,」王马赞许道,「总之你不用担心就是了。」说着,王马走到他的身边,双手很随意地搭在自己脑袋后面,绕着步子打量最原。


「最原酱跟其他人给我的感觉很不一样呢,该说是青涩,还是格格不入呢……」王马的脸上依旧带着愉快的笑意,他感觉自己好久没试过心情如此轻快,「原本你是在三课活跃的实习探员,我之前也关注过你的哦,但那时候你整个人都阴沉沉地,令人提不起兴趣。」


王马正式向最原伸出了手。


「我也不捉弄你了,从现在起咱们就是共事的同僚,虽然有上下级关系,不过我的部门不需要太在意,当我“前辈”一样就好。」


「嗯…?这样可以吗?」


最原只好握了上去,王马的手掌很温暖,相握的力度也恰到好处。

「当然,没有外人的时候就别喊部长啦,还有,你应该明白我的体质吧?」



最原摇头,说道:「不,一点都不明白。王马…君,你的绝望值到底怎么回事?」


王马一屁股坐回自己的办公椅上,转着自己的磁力笔在半空比划:「道理很简单。」



最原紧张地看着王马,他真的挺好奇的。
王马的神情变得有点忧郁,让最原不由得担心起来,这样的体质…估计跟那些天生绝望值较高的人一样在日常要受到各种制约吧。



「我啊,是外星人来着。」王马认真说道。



于是侦查二课的新人最原终一,进门后差不多半个小时才摔门离开。

悄悄躲在外围观察情况的所有人大跌眼镜,没想到王马部长的新人训示破了记录,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在王马的办公室报道超过10分钟安然离开。一般不是被吓走就是被抬走,第二天无一例外都会选择申请跳槽,星龙马是个例外,他不需要进行报道直接就可以在二课工作,许多人猜测是上头安插进来的精英所以才无所畏惧。




最原没想到那不愉快的第一次会面过去才几天,二课就接收到一个潜入行动。

营救被自己丈夫劫持的女人,因为丈夫失业而近期绝望值迅速升高,被街头探测器定位发现后他拒绝进入机关监狱塔进行静养,并劫持了自己的妻子,企图逃入湿地离开国界。


最原终一驾驶着警部配给的车辆,载着王马小吉迅速来到现场,那是周边著名的迷雾湿地公园,现在正好是雾气弥漫的季节。


「王马君、最原君,你们到了?」三课的赤松枫部长在指挥现场的安排中发现了他们,「抱歉,三课人手不足,所以还是找你们也来帮忙,咦?星君没来吗?」


「是啊,赤松妹妹你们先慢聊,我先过去看有什么好吃的。」

见王马居然直溜溜跑到赤松的队伍里开始了解情况,于是最原只好先跟赤松搭话起来。


「嗯,星君他要帮忙在终端前给我们进行报备与分析,赤松部长今天依旧那么有精神啊,辛苦了。」


「不辛苦,毕竟是非常事态」赤松变回严肃干练的模样,「我也是刚刚才赶到现场,没想到这次天海君也会为难到要我帮忙统筹调动这么多人力…」


之后最原与赤松也迅速加入到三课的天海兰太郎身边,最原发现王马难得褪下了嬉皮笑脸,拿着刚刚要来的资料数据认真地看起来,平常挺能说话的他此刻没有加入到讨论里。


「犯人手里拿着水果刀,那时候我以为能与他进行交谈…但他拒绝了,绝望值一度上升…」天海简单说道,「他挟持着人质进入了迷雾湿地,虽然追踪器已经加在犯人身上,但不足一定的距离还是不能发现对方……」


「迷雾湿地的话,有好几个常规的通路,」赤松接着说道,「必须要多人同行,因为里面有着未知的各类野兽,用我们惯用的言枪是不奏效的,它们没有绝望值这类东西。」


「不,我觉得两人左右为一组进行就够了,人多反而更容易吸引野兽接近,而且言枪是有模式调整的功能,到时大家调整成眩晕模式就好啦。」百田补充道。


「确实有道理,因为这个湿地是绝望信徒经常能逃离追击的地点之一,几乎都是一到两个人左右能完全安全逃到深处透过边界去到邻国避难。」春川魔姬赞同。


由于有十多种路线,于是大家进行抽签决定具体追踪的方向。


其中有一条路线是所有路线里最长最险要的,四课的入间美兔部长不断念念有词希望不要抽到它。


王马笑眯眯地拉着最原离开,最原不由得开始担忧,问道:「怎样了,我们是抽到哪条路线?」


「是最短、最容易走的那条,」王马眨眼说道,「愉快通往天堂的捷径呢。」





-TBC-

评论 ( 6 )
热度 ( 71 )

© 卷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