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原迷妹一只。
脱坑,勿念。
已坑的王最同人文目录:
http://listbyjuan.lofter.com/

【王最】恋爱鱼钩

*王马小吉 X 最原终一
*捏他某个梗,全员ooc
*除了王最,大家的互动都只是关系好的无cp向






才囚学园的今天依旧风和日丽,笼型边界看久后仿佛已经跟蔚蓝天空浑然一体,习惯真是消磨人抵抗意识的最大助力。


理应平和的日常却出现了小骚动。


东条斩美焦虑地在餐厅里走来走去,当她发现刚从门口进来的百田、最原及春川,低落的情绪似乎马上变得振作起来。



最原下意识打量周围,餐厅内居然只有他们几个人,基本上大家很少能抵挡女仆用心准备的豪华早餐诱惑,按照平时应该比他们更早到达。
而且今天的餐桌被铺上优雅的古典长桌布,衬托得碟子里的普通荷包蛋都显出些许贵族气派。

「各位,早上好,」东条说道,「然而现在,因为入间桑的新发明引发了一些事故——」


「事、事故?!难道发生了杀人事件吗?!」

百田解斗紧张地说道,随即被春川白了一眼:「……笨蛋,黑白熊不是说这个校园需要大家谈恋爱,杀人企划取消了吗?」说着,她似乎也有点不自在地别过脸。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那个发明家的东西果然好可怕,比如上次弄出来的测经验人数仪是什么鬼,搞得所有男人恐慌躲避啊!」百田郁闷地说着。



想起入间那次心血来潮搞出来的小玩意,特别是她觉得男生里面最好看同时性格也最温柔的天海被追得满学园乱跑的画面,在场众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那个、东条桑,可以麻烦你说下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吗?」最原好奇地问道。


「好的,其实开始的时候也没什么大问题,大家如常在这边用餐,突然入间桑带着黑眼圈进来……没想到平时十分注意形象的她这次都会高兴得没有顾及到擦眼霜,」东条说着,托着下巴继续回忆经过:「然后她甩出一条鱼钩,说大家只要用这个道具就能很快离开才囚学园什么的。」



「鱼钩?有什么效果的?」春川问道。


「效果是……被鱼钩勾住的一方,就能三天内对持钩者陷入迷恋的心情。」女仆皱着眉无奈地说道。


「吓?!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功能?」百田惊呼着。


「确实有点无法想象……」最原也有点震惊,「那、怎么会发生事故了?」



东条继续叹了口气:「黑白熊觉得这东西不应该出现,说什么过于破坏规则,所以追着她跑到庭院,调动血腥猴子想去抢夺。」


想起那几台吓人的机器,三人不由得冒出了冷汗。


「结果因为被入间桑的鱼钩勾住……所有血腥猴子全部成为了她的部下。」


东条阐述着出人意料的转折,全场陷入无言的静寂。


「……然后王马君出现,」东条皱着眉说道,故事居然有了更离谱的展开,「他用灵活的身手飞快地抢走鱼钩,迅速逃离庭院,现在大家都在找他。」



「那个家伙身手有那么好吗?」春川十分惊讶,最原冷静地思考着,点头说道:「估计入间同学本来也不想伤害大家,所以血腥猴子并没有完全利用去阻止王马君。」



「但感觉这样也挺危险的啊,入间的事姑且不提,我们也不能放任王马他胡乱使用,所以终一、春卷!咱们也加入寻找王马的队伍吧!」





三人分头行动,最原刚在中庭走没多远,想起进来餐厅时就产生的那股无法言喻的违和感,让他十分在意。


于是他又折了回去。


餐厅里依旧是东条斩美一个人在整理餐盘,但最原终一却径直弯下腰看向桌子底下,揭开桌布,果然看见了老神在在地藏身里面,还很自然地吃着东西的王马小吉。


「啊嘞嘞,居然被最原酱发现了我毫无形象的一面,这可真是糟糕啊。」他抹了抹嘴巴,开心地对最原露出了笑容。


「没想到最原君能这么快发现他,王马君还说“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看来对侦探来说并不是难事。」东条似乎并不惊讶,她先锁上了餐厅的门,避免被其他人突然闯进来。



王马小吉爬了出来,并就像无事发生过一样坐到椅子上,他手里拿着的鱼钩被随意地小幅度摇甩着,如果不是听过东条的说明,最原对这不起眼的小玩意应该不会投放太多的注意力。


「总之我跟黑白熊的观点是一致的,虽然也想早点离开,但通过这种手段去收获意中人的感情真的太低劣了,简直是作呕级别的开挂行为,还能不能好好玩育成游戏了。」

王马严肃地拉下脸,最原第一次看见他在自己面前表现出负面情绪,不由得也认真回应起来:「……虽然入间同学的初衷是很好,但确实有点过分了,王马君是想到什么对策了吗?」


「嘛,也不是什么特别的计划,就是想找个人陪我潜入她的工作室,看看有没有鱼钩的使用说明,里面应该有解除恋爱的方法。」


王马说着,对最原露出期待的表情,那双眼带着让最原熟悉的热络情绪:「呐呐,最原酱作为侦探,应该比较擅长探查线索之类吧,由你陪我一起去最好不过啦!东条酱因为太过细致,加上才能的关系她说怕自己忍不住先把凌乱的房间全部收拾好才能离开,这样就麻烦了呢——」


东条带着沉重的表情默认了王马的说法,最原不由得同情起来,确实每次进去给入间送饭,东条都会忍不住把入间凌乱的房间完全整理干净才肯离开,真是辛苦她了。



于是两人趁大家还在室外搜索的时间,小心地来到入间的工作室。



进门后就要面对大量的图纸,最原头疼地开始翻查起来,忙碌中他瞄到小吉所在的位置。

虽然只看到侧面,但他认真阅读的模样带着些许上位者才有的凌厉气场,因为在思考的缘故而皱着眉头,手里翻阅资料的速度非常快,不愧是超高校级的总统吗?最原终一今天内看到了很多不同情绪表现的王马小吉,心里对王马若即若离的印象莫名有了点实感。


「最原酱从刚刚开始动作就有点懈怠下来呢,莫非是对我看入迷了?那可真是罪过啊。」

王马带着狡猾的笑意径直对上最原的视线,最原不由得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抱歉,我没想到王马君……其实是挺有想法的,一直以为你只会捣乱的我真有点不应该。」


「啊,什么嘛。其实也是我故意的啦,所谓反差萌?如果最原酱能因此更多地关注我,就进入我的圈套了喔。」


说着,他的声音突然带上了更大的喜悦之情:「诶,瞧我发现了什么?是简便的说明书,嗯嗯,原来如此——」


他读完后就递给最原,最原也快速看到了重点:鱼钩可以重复向对象覆盖使用,以最近被使用的为准,解除方法是对象的告白与亲吻。


「感觉跟催眠暗示的手法真像呢,不过居然还能对机器使用,难怪是超高校级的发明家啊,可惜她脑子有坑~真是天妒英才,如果是加入我麾下又另当别论。」


最原无奈地笑笑,如今方法已经明了,需要的是应该怎样让入间放弃使用以及平息这场骚乱。



「入间同学那边我先找她劝说,王马君跟我一起吧,尝试看能不能交涉成功,不能再用过激的方法,毕竟入间同学并没有用血腥猴子来对付你,她还是理智的。」


王马不置可否,于是两人再次来到庭院,正好对上在焦虑转悠的入间美兔。


「拜托快点把鱼钩给我,土肥圆!」入间并没有听最原说多少,直接强硬要求最原先交出鱼钩,最原拗不过她,只好交了过去。


「……呼,其实我刚刚还见到了那个混蛋宇航员还有红眼怪力女,已经被他们说教过一轮,所以才…才对你们不耐烦,所以别瞪我啦!」入间此刻就像全身挂满了霉菇一样消沉,「血腥猴子也恢复原状,只是还没找到黑白熊去解释,等会你们看见它也帮我澄清一下啊!」



最原与王马相视一笑,事件总算能完美解决了吧?


然而情况总会出现突发状况,王马快速地拉开最原跟入间,黑白熊带着它的五个熊孩子从天而降,一片混乱中入间被吓得差点哭出来,她对黑白熊及黑白熊宝宝解释了半天后事件才总算真正落幕,黑白熊带着宝宝们来去如风,走得一干二净。



「诶?奇怪,我的鱼钩呢?」入间慌张发现,鱼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王马拿走了,而且钩头此刻别在最原的身上。



前面还能解释是混乱中发生的意外,但王马居然还当着入间的面折断了钩柄。


「啊噫——我的鱼钩!!」


「好了,最原酱这边我会好好处理的,反正效果就三天,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懂吗?」


入间美兔畏畏缩缩地点头。


其实她想说,鱼钩被破坏了,效果也是能完全消失的,只是她不敢戳穿出来。


谁会对那对两情相悦的死别扭说出来啊!!让他们干柴烈火去,随便误会去啊!!




之后好几天众人都没有见过王马小吉与最原终一,只知道最后两人回归集体时,黑白熊说恭喜已经有达成条件的一对,大家要再接再厉啊。




可喜可贺。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88 )

© 卷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